2014:中国证券市场转折之年

2014:中国证券市场转折之年众所周知,中国经济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现在别说手了,就是脚也碰不到石头了,想过河必须借助船。经过了30多年的改革开放、解放思想,中国经济总量已达57万亿元,外汇储备高达3.8万亿美元,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了不起的成绩,甚至可以说是经济奇迹。然而,同时也造成了各种利益错综复杂,推进实质性的改革举步维艰。
在去年召开的成都财富全球论坛上,美国前财长保尔森认为中国能不能进行金融改革将是能不能进行改革的一个信号。我当时觉得房地产市场的改革更加关键。现在看来,房地产已经太庞大,大到决策者不可能从这里开始推进实质性的改革。但是,从去年开始,中国在金融领域的改革应该说有实质性的进展,比如新《基金法》于去年6月1日施行,大大降低了成立私募基金的门槛,使得有更多人可以进入这个市场进行竞争,也给投资者提供一个新的投资渠道。就在上周五,又发布了《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基金备案办法(试行)》,进一步明确了私募基金的运行规则。
近日,重启新股首发引起了广泛关注,尤其是新的新股发行制度受到颇多批评。客观地讲,这个新的发行制度是个半心半意的市场化发行,不是彻底的市场化发行,因此,引起一些争议和混乱也属正常。不过,21日我看到新闻说要取消发审委,新闻如下:
“据《财联社》消息,国务院已经成立由证监会牵头的跨部委工作小组,为注册制改革服务。初步计划今年上半年呈报方案。初步设想是:证监会管规则+取消发审委+交易所负责个案审核。”
如果这个新闻为真实的,那么,这将是实质性的变化,事实上,所谓的改革就是李总理那句“简政放权”,如果取消发审,意味着证监会放弃了最重要的权力(其实也是导致中国证券市场种种畸形现象的根本原因),真正回归为一个市场监管机构,而不是一个权力机构。因此,在我(微信号:AbilityCircle)看来,取消发行审批制,代而施行注册制,这将是比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影响更加深远的改革。
当然,在目前看来,无论是基金法还是注册制都有不合理之处。首先,中国目前对于普通人投资二级市场获得的资本收益是免个人所得税的,投资公募基金也是免税的,采取基金专户或者信托计划成立的私募基金也免税,只有采取有限合伙的基金对个人所得税如何征收还不明确,如果也能明确免征,那将使得大家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竞争。既然都是基金,为什么只是形式的不同,税赋就不同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其次,注册制应当与严厉的证券违法处罚同时推出,包括允许集体诉讼,让普通投资者对于大股东违规或者管理层违规有一个比较快捷的法律救济通道。我听说最近证监会扩大稽查的力度和人员规模,这么做当然很好,但是还是不如发动群众的力量好,也没有群众的力量大。我们设想一下,是几千个或者几万个跟自己利益关系不大的稽查员更能发现上市公司违规,还是8000万个与自己有切身利害关系的投资者更可能发现上市公司违规呢?窃以为,没有一个合理的发现和处罚违规的注册制可能会使得这个市场弄虚作假更加盛行。投资者应当对此有足够的警惕,一旦注册制运行不畅,就可能再回到审批制,那将一个多可悲的前景啊!
最后,分享一个数据:沪深两市目前总体的市值不过23.1万亿,仅为中国GDP的40.5%,我认为,如果实质性的金融改革顺利推进,我们并不需要经济快速增长,仅仅市场估值的提升就能带来巨额财富。
作者的微信公众号为能力圈(AbilityCircle),欢迎围观交流。
向作者提问

2014:中国证券市场转折之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