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手,换帅,裁员,酷6视频之路已尽

易手,换帅,裁员,酷6视频之路已尽本已处在视频圈边缘的酷6被陈天桥甩手之后,再引发媒体关注——不出所料,资本圈异动,牵连了酷6易帅,据网易科技报道,酷6现CEO杜昉欲离职,接替他的是刚买下公司41%股权的许旭东,同时还将大量裁员。

酷6历次易帅都为哪般?

从酷6被盛大收购开始,酷6的高层变动就成为视频圈的奇观。

圈内传李善友因为坚持版权路线而与陈天桥发生战略分歧而辞职,盛大在此时也进行了强行裁员,引发内部激烈对峙。在盛大系的朱海发短暂代理稳局之后,施瑜接任CEO,盛大系全面接手酷6,主打版权的酷6很快转向了UGC路线,据说施瑜在任期间的主要工作是“收拾烂摊子”。

施瑜于2013年7月初离职,业内初步分析也是因为酷6当初上半年业务绩效不佳。此后,盛大引进了杜昉,此时盛大已经为酷6投入超过2亿美元。

作为浙江卫视原副总监兼电视中心主任的杜昉在接任之后,确定了网台联动与UGC并举的发展战略。酷6此时的烂摊子比施瑜更加棘手,这包括中层人员的贪腐问题。2013年下半年,圈内曾传出杜昉将酷6市场团队中层人员全部解散的消息。

除了CEO的屡次变动,酷6其他高层也在走马灯似的轮换中。其中,李善友之后离职的包括CTO赵亮、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韩坤、高级副总裁陈安郡、高级运营副总裁郝志中、CFO沈潇等;施瑜之后,总裁刘文博也离开。至2014年4月24日,有着20年电视从业经验、与地方卫视也建立了初步业务关系的杜昉,在任职不到1年后离职。

总结起来,酷6高层变动无外乎两个原因,一个是与管理层与控股方意见不合而离职,包括李善友、杜昉均如此;另一个是乱局无从收拾,无奈离职,施瑜、刘文博属于这一类。媒体曾经指责陈天桥的独断专行是今日酷6乱局的根源,也不尽然,酷6市场中层贪腐问题,要归罪陈天桥也是不合适的。总之,主事人对视频产业方向判断失误,加上内部协调不佳,是酷6不断换帅的根本原因。

内部屡次发生剧烈的人事变动,给酷6的发展带来了难以估量的危害。首先,主事人员的不断轮换,造成酷6难以迅速处理好发展与稳定的关系,导致持续的方寸大乱;第二,不断曝出的内部新闻显示出酷6对舆论把控能力较差,形象公关几乎为零,品牌受损程度可想而知;第三,高管的不断流失造成既有业务关系的中断,发展不具备可持续性。

酷6未来会更好吗?

杜昉于今日离职,理由看起来并不陌生:与董事会在公司战略方面存在分歧。消息指,手握酷6 的41%股权的许旭东将接任,后者旗下的Sky Profit 公司曾声称将与酷6开展紧密合作。据此可料,酷6未来也会走向YY式的语音视频/演艺视频路线,意图像六间房、56一样闷声发财。显然,视频UGC模式在酷6身上经历了一次中国式的溃败。

酷6未来会怎样?

首先看股权结构。陈天桥向许旭东转让了41%的酷6股权,但许旭东手里的贷款却来自酷6母公司盛大。这不啻一场资本从左手到右手的倒腾游戏——如果许旭东从盛大手里拿的贷款成为一笔糊涂账,这次交易将在客观上充当陈天桥变换人手的棋子。即便陈天桥退出了董事会,酷6的实际控制权还是个暧昧地带,许旭东会忌惮陈天桥那屡被诟病的一如既往的强烈权欲吗?

第二看发展方向。如果酷6就此放弃娱乐视频,转向游戏语音视频业务,则酷6也许会在互联网娱乐视频圈彻底淡出游戏视频与语音视频业务本身是潜力较大的市场,YY、9158与56都在屌丝云集的市场赚到了不少钱。UGC/综艺视频与游戏语音视频不仅在于广告合作商和受众有极大差异,连商业模式也有较大区别:UGC的广告分成模式将被用户付费模式所取代,酷6的转身意味着放弃原有市场,重新建立业务渠道。

据悉,酷6的又一次大规模裁员风暴正在酝酿中。经历了走马灯式的改旗易帜与换帅之后,在可见的未来,酷6仍将艰难前行——也许此时,它该跟当年视频圈的同行们说声再见了。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向作者提问

加入文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