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2年,科技界学到了这9件事

在2012年,科技界学到了这9件事年度总结时,科技大佬们会怎样梳理自己的2012?这里提供了一个欧美版本。其中既有“图书出版商终于意识到他们是亚马逊午餐菜谱上的主食”这种行业内的中观领悟,也有“为什么Facebook不应该在联合国有席位”这样的宏观思考。(原文来自 The Guardian,由虎嗅翻译)
第一:忙中发推,闲时后悔
谁曾想过一位年迈的前保守党议员会成为引领互联网法律创新的先锋呢?但阿尔潘勋爵(Lord McAlpine)就是如此。还不清楚究竟是他本人还是他的律师最先提出控告上万名英国推特用户的想法,这些用户发布——或转发了——有关阿尔潘勋爵涉嫌儿童性侵害这一错误指控的消息。但无论判决结果如何,该案已经改变了英国法律界。
明智的应对方式是对不同级别的推特用户区别对待。那些少于500个粉丝的用户可以和阿尔潘勋爵的律师取得联系,赔偿很小的一笔钱给慈善机构,并得到原谅。同时要求推特大号的用户赔偿损失,否则就要和律师对簿公堂。
这里面就包括英国下议院长夫人萨利・伯考(Sally Bercow),至少在笔者撰写本文的时候,萨利女士看起来很坚定地要把这场官司打下去。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们可以预期这会是一场非常有娱乐性和教育意义的法律诉讼。
所有这一切对于那些当权派来说还是令人欣慰的。至少那些不懂规矩的互联网暴民会得到一些教训。Twitter让普通公民有了广播一样的通讯能力,如果像BBC这样的广播电台要为自己的播出内容负责,Twitter用户们肯定也要有同样权责?
并非如此。[1]显然人们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是用BBC这样专业新闻机构的标准去评判一个人欠考虑的行为,却是荒谬的。如果认为只有那些平淡无奇的微博才能被接受,那么Twitter作为一项公众服务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毕竟,许多专业记者在报道桑迪・胡克案(Sandy Hook)[2]凶手身份时也犯过类似的错误。
译注:[1] 文章原文:“only up to a point, Lord Copper.”引用英国作家伊夫林・沃(Evelyn Waugh)的小说《Scoop》。[2] 指美国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发生的校园枪击案。
第二:估值科技公司的方法依旧不精确
在Facebook上市之前,人们最大的问题是:这家公司值多少钱?IPO之后,答案有了:比我们预期的要低——或者说是比华尔街诱导人们去相信的价值要低。Facebook在前三个公开交易日内下跌了24%,导致一些不满的投资人开始考虑采取法律行动。显然他们没有听过有关互联网公司估值的那个说法:三教九流的闲杂人等(entrails of chickens)和挥舞着电子表格的分析师们得出的结论可信度大概差不多。
但是Facebook波动不定的估值表现从人们的关注中渐渐淡去,相较之而来的是美国电脑巨人惠普高价收购软件公司Autonomy的事件。2011年十月,惠普以1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位于麻省剑桥的软件公司Autonomy。上个月,惠普宣布进行总值88亿美元的资产减记,原因是惠普发现Autonomy的公司价值和收购价格不符。惠普宣称,其中有55亿美元是因为发现“会计违规操作”(accounting irregularities)。
惠普的批评者们遭到了Autonomy公司创始人麦克・林奇(Mike Lynch)的激烈反抗,他设置了一个网站专门用于和批评者较量。与此同时,甲骨文的CEO拉里・艾里森(Larry Ellison)也上线了一个网站,主张“Autonomy曾经与甲骨文接触,提出收购邀约,但是甲骨文并无兴趣,因为价格过高。”普通读者可能会问,像惠普这样一家大公司怎么会在收购估值上损失88亿美元呢?难道不会咨询过会计师吗?
实际上惠普的确咨询过,《纽约时报》报道指出,四大会计师事务所(Big Four)全都曾经提供过咨询服务。下一次,惠普倒是应该试试闲杂人等了。
第三:Raspberry Pi大受欢迎
几年前,剑桥大学计算机实验室的埃本・厄普顿(Eben Upton)和他的学术同仁开始关注一个现实问题,大部分想要学习计算机科学的孩子不懂得怎样编程。于是他们产生了设计一种小型廉价计算机的想法,在开放日的时候发放给报名学生们。每一个来面试的人都会被问及将这个计算机派上了何种用场,而只有那些用途有趣的学生才会被考虑录取。
由此开始了自1980年代末BBC的Model B改变英国IT产业以来之后的一次最有趣的家庭电脑试验。“我们以为可能会制作几百个类似型号的设备,”厄普顿之后这样写到,“或者是,按最好的情况来看,批量生产几千台。”
你还能再错点么?最终命名为Raspberry Pi的产品终于面世,有10万人加入了邮件列表。公开销售时,购买需求导致两家代理销售的大型在线零售商的服务器宕机。截止目前,该设备售出80万台,同时被看做对于一些批评声音的有力反驳,这些批评者认为如今是苹果i设备和平板电脑的天下,那些开机之后只会对着你一闪一闪且运行在Linux上面的设备没有市场。他们当初也是这么说BBC Micro电脑的。
第四:iPad毕竟不是出版商的“魔术子弹”(magic bullet)
印刷出版商痛恨互联网,部分原因是无法控制人们在上面发布的内容,主要原因是无法让用户们为之付费。当苹果iPad面世时,出版商纷纷寄予厚望。当然,他们要通过iTunes商店向苹果支付30%的版税,但是至少顾客掏钱了。苹果平板设备漂亮的屏幕和计算处理能力意味着出版商能够设计出“沉浸式的阅读体验”(immersive reading experiences),巧合的是,这也会让读者们不再到混乱复杂的万维网中去探险。
始终愿意尝试新事物的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于2011年2月推出了The Daily,全球首份基于iPad的报纸。2012年12月15日宣布关闭,表示该款产品“无法足够快地找到足够大的读者群,以便使我们相信商业模式在长期来看是可持续的”。
这错亏大了?的确,但对我们其他人来说也是一次有价值的试验。其实iPad出版物可能看起来很酷,但是却很笨拙。在能够读到第一页的内容前,你需要下载整个内容程序。(想象一下如果网站都这么干会是怎样。)另外,大部分iPad上的出版内容都是“比PDF文件丰富一点,外加各种多媒体点缀”。这不是说iPad杂志在数码生态系统中没有位置,但是它们不是出版业曾经寄予厚望的那个“魔术子弹”。
第五:为什么Facebook不应该在联合国有席位
10亿,Facebook用户和印度人口差不多了,但基本上是个集权统治。想一想,坚持民主宗旨并不是——也从来没有成为——进入联合国的一个基本要求。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领导的津巴布韦是联合国成员国。伊朗、白俄罗斯和安哥拉也是。可能Facebook的CEO在联合国位于纽约的总部会感到很亲切。毕竟,和所有的最厉害的独裁者一样,他总是懂得对于他的人民来说什么才是最好的。
比如,他明白用户要所有的事情都变得“社交化”——向全世界开放。他明白用户在隐私问题上就是那么的——小气。直到那一天,Facebook宣布取消用户隐藏Facebook搜索结果的权利。扎克的追随者,职务头衔为“产品总监”的萨姆・列森(Sam Lessin)告诉记者,在搜索结果中隐藏的功能将“退休”,因为只有“占总体百分比为一位数的用户”曾经在Facebook的搜索结果中将自己隐藏。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是有多么喜欢单词“退休”在这里的用法啊!
考虑到Facebook有十亿用户,占总体百分比为一位数的用户意味着上千万用户的隐私“退休了”。哦顺便说一句,列森职务头衔里的“产品”指的就是你和我。
第六:图书出版商终于意识到他们是亚马逊午餐菜谱上的主食
出个题:“去中介化(disintermediation)是一个很长的单词。怎么读‘它’(How do you spell it)?”答案是,“它”(it)。去中介化可是当下的热词(mot de jour),意思是去除中间环节,互联网就是干这个的。记得旅行代理吗?唱片店呢?书店呢?图书出版商呢?
很长时间以来,出版商们抱有一种侥幸心理,互联网在其他行业摧枯拉朽,他们却认为图书出版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同样的情况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毕竟,每一个作者都需要一个出版商——真的需要吗?只有可悲的人才会去尝试自出版。
呃,并不尽然。电子书的面世和普及,连同按需印刷(on-demand printing)和亚马逊电子书出版引擎一起把自出版将一场梦变成了现实。如果你写过一些什么,并且有微软的Word格式文件,上传到亚马逊的自出版引擎,外加一张封面图片,选择好价格。大约四个小时就可以在互联网上销售了。
如果你以为自出版只是给菜鸟准备的,别忘了畅销书Fifty Shades of Grey最先也是自出版。
第七:互联网管理太重要所以不能让联合国一家说了算,仅仅这一点并不代表互联网不需要监管。
世界通讯大会(WCIT)这场闹剧结束了,但是互联网监管问题依旧存在。该次大会表面上看是关于修改并统一国际通讯协议(比如,移动漫游费率),但是一些国家(包括许多独裁政权)和电话公司希望借此机会控制互联网内容,并将罪名加在那些生产并提供内容的人们身上。
最后,会议谈判因公开分歧导致破裂,大部分西方国家拒绝签署会议提案,该提案授予国际电信联盟(ITU)在互联网监管方面重要权利。为此要欢呼雀跃。但是我们依旧面临一个问题,简单直接来说,就是:没坏,但是需要修。[3]因为互联网发展历史的关系,网络监管过度依赖以美国为基础或者美国主导的机构。当互联网主要存在于欧美时,这一点并无大碍。但是如今互联网是一个真正的全球网络,我们需要多国监管结构:一、反映现实问题;二、不破坏互联网系统的开放和活力。第一个解决此问题的人能拿诺贝尔奖。
译注:[3] 原文“it ain’t broke, but it needs fixing.”改自谚语“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没坏就别修。)
第八:如果你要隐私,远离互联网。最起码要加密你的数据
1999年,太阳微系统(Sun Microsystems)公司CEO斯科特・麦克尼利观察到,消费者隐私问题是一只“红鲱鱼(译注:red herring,意即与真正问题无关)”。“无论如何隐私都是不存在的,”他表示,“接受现实吧。”
人们当时都以为斯科特嗑药了。现在我们都明白了。我们不知不觉已经身处一个网络化的世界,保护隐私在表面上得到重视,仿佛是一项重要的准则,但实际上到处都有触犯隐私的事情发生。
你可能想知道为什么某一则广告看起来好像在网上跟着你一样,或者是某个你“喜欢”的品牌神秘地出现在你和“朋友们”的时间线里。谷歌记录你观看过的每一个YouTube视频(同样也包括你的Gmail)。Facebook除了记录所有这些之外,还知道你真实姓名。
另一方面,美国国家安全局(US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正在搜集所有人的电子通讯信息(也可能包括NSA的驻外分支机构)。英国数据通讯法案(UK Data Communication Bill)让人怀疑英国谍报机构也有同样的意图。西方国家依然在向全球的镇压政权销售电子监听设备。
真正的解决方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关闭你的移动电话,从此不再继续使用网络。做不到这一点的话,至少可以使用类似PGP这样的技术加密你的电子邮件。但是对意志薄弱的人不管用,可能存活之道就是:如果在明信片上不能说的,也不要在电子邮件里说。
第九:未来是移动的,这不一定是个好消息
2012年见证了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爆发性增长(移动设备纷纷接入互联网),还有就是平板电脑的流行。这意味着我们正在向一个大部分人使用手持设备访问互联网的世界迈进。该趋势有几个主要含义。优点很明显:互联网将成为数十亿人每天生活的一部分,实现这一点更容易,由此也会带来其他的益处。
缺点对大多数人来说不那么明显,但却令人担忧,而且是实际存在的。特别是大部分人都在使用封闭且“捆绑的”(tethered)设备访问互联网,这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加强企业所掌握的权力,几乎没人有任何理由信任它们。科技在赐予人类一些东西的同时也会带走另外一些。

在2012年,科技界学到了这9件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