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战士”吴文辉与盛大文学的乱局

“狂战士”吴文辉与盛大文学的乱局老吴出走盛大文学的事儿,已经闹了一个多月了。到了该风平浪静、各方心平气和夯实做事的当口儿,又起了波澜。
连续几天,看了多则news。有rumor体裁的,也有正篇直叙的大文章,各描风云。
我也多了侧面看老吴和盛大文学的纷争、缘分,或者用日本动漫腔——所谓“羁绊”。
想问一句,究竟这次动荡给网络文学带来什么?给我们这帮写文的人带来什么?
似乎并没有人关心这点。而这点才是至关重要的。
—————————————–
过去之所以大部分大佬都没有瞄上网文市场,最主要的是缺乏利益及产权界限,其次,撰文CP是个苦逼活。毋庸讳言。
中国互联网就是一个快钱行当、流氓产业和无底限的创业市场。
等到快钱赚不到,野单不好做了,流氓哲学忽如一夜人人都掌握了,无底限家家都能过关了,大家这才想通,世上的生意原来是应该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做,方能长治久安。
老底子话程朱理学派的许衡早说过了:以权治国,不过当世;以利治国,不及三代;以德治国,长治久安。
从这个角度说,这次网文行业的动乱如果能够起到正本清源,扶正创业价值观的作用,未尝不是利于行业发展的好事。
但其实,它把水搅得更浑了。
———————————————–
盛大文学之争,说俗了即商业脚本的寻常故事。
侯小强只是一个经理人,不得到幕后人的暗示和默许,他怎么敢发出这种邮件?他想过自己在盛大文学以及集团的未来么?
凡是老盛大,人人心里都是透亮的。
桥哥的态度就很关键,他是支持商业流派的做法,还是支持网文产业?
上述的设问并非把商业化运作和内容创新创作绝对对立起来,我甚至认为商业化某种程度可以和内容创新彼此和谐,共同成长。
操盘手对商业和产业的双向理解决定了一切。
这个层次的活不是老吴做的,也不是侯总能担的,只有桥哥。
但桥哥依然不行,因为他懂网文只懂大概。
他已没法像当年那样想得透学得精管得细,时间、精力、身体都不允许。
—————————————————–
盛大历来有这个问题——战略格局高企,眼光高屋建瓴,执行中途而废,利益划分不接地气。
盛大懂游戏么?桥哥接手《传奇》玩游戏那七天七夜,他是懂的,而且很懂很爱游戏。这点是盛大成功的基础。
盛大可说是唯一的渠道创新E-sales就是桥哥力主的创新。那一刻,桥哥不是首富,他懂玩家的感受,了解中小渠道网吧面对消费者手握现金却充不上值的疾苦。
如古希腊神话中的战将,他接地气时拥有市场智慧给予的无穷财富。
应该是所有人,都仰视他。
若神掌握规律,人便追随神。
桥哥就是神。万众瞩目,赢粮景从。
—————————————————–
盛大一出手便是渠道。外界看到的《传奇》游戏只是产品,却顶起了几乎所有的光环。
后面的故事桥哥渐渐疏离,变得似懂非懂,盛大也从垄断者变成寡头领先者。
内在的规律是,随着虚卡的发行,点卡充值渠道多样化,用户、渠道有了很多选择,盛大先发的渠道优势不存在了。《传奇》还是那个传奇。
巨人上市后两年,盛大的市场份额从寡头领先变成了相对领先。
既然不再是独孤求败,桥哥就没想法了。剑神不习惯野球拳的贴身肉搏。桥哥转向了网络文学。
盛大依然是渠道开局。君不见,一水的渠道做法,没有内容创新。什么源头控制、版权复用……对于写文的人来说,最实在的,每千字多少钱。
桥哥想清楚这事,吴文辉填实了参数,分成说明白了,创始团队尤其是有文学远见的编辑充当了流量和作者之间的桥梁,就有了今天的盛大文学。
———————————————–
吴文辉有两个观点是值得产业界注意的。
第一,好的CP是不需要渠道的。
盗文满天飞,成名作者商业活动、文学以外的授权赚很多钱,渠道和文学的博弈不见得是结果一边倒。原来就不是。CP创作只是在一开始需要扶持,后面依靠口碑。
第二个观点,网络文学是能够自成平台的。这话固然是有点创业者的YY,结合某些前提和产业改革背景,也是有概率实现的。
领先者的内在不安试图用金钱来化解。
排名第一的天蚕土豆新签约,保底4338万税前收入。其他白金作者也有不同程度的安抚,大部分涨了钱。里面既有网文王者的暗自揣测,也有既得利益者的暗叹。
算算数字,盛大文学去年核心文学业务收入才2个多亿,如不是背后大牧师补血,这个没有强劲DPS输出的英雄早就倒了。
同理类推,18计划的烂案子、一大堆花里胡哨却看不到实际效果的收购案拖垮了盛大现金流,盛大从相对领先又变成了相对跟随,锐气不复当年。
随着桥哥的年龄,盛大进入了中年期,暮气渐起。
—————————————————-
权治,行不通了;改成利治,如何。
可金钱攻势就能产生好的内容么?
网络文学格调提升要靠自己,即靠好作品,不是靠资本。资本会加速朽化,解构主义是这么认为的。
谁也不敢说金钱至上的盛大文学可以决定网文产业,就像E-sales盛极一时没有红及三代更谈不上长治久安。
老实人也是老好人吴文辉苦够了,忍够了,也憋屈够了。一声虎吼,率旧部拔身而起。
这一起身,扯断了原有的羁绊,也打破了体制的束缚。起点中文网也解脱了。
吴文辉变身成为自己最擅长的模型:双武器的狂战士,高物理打击输出。他跟周围的很多人说,他只会这一招,蛮力打开市场,必能赢。
罚个点球还经常失手,志在必得时常不如意。现在的网络内容市场,尤其是移动互联网起来以后,创业者需苦干加巧干。
吴文辉也中年了,锐意不减,但流量、渠道的江湖变了。
以往的PC互联网创业经验可能不再有效,也无法成熟复制到移动互联网上。这就是大佬周鸿祎宣扬的“刻舟求剑剑不得”的真理。
老吴另一个问题是不熟稔资本。
他坐等来的都是产业资本,自己几乎没有任何财务投资人的人脉。这样算下来,老吴在跟很懂流量的人谈判,纵然是起点团队,也占不到什么便宜。毕竟你除了威名,什么都没有,遑论PE。
跟吴氏联手必是流量平台,资金、技术、用户,具备创业团队需要的一切。天下有能力者不过BAT。
阿里系是最早被剔除的,马云今年急着整体上市,网文与电商不搭。
百度貌似可能,但Robin投资很稳健,只图买个便宜。百度投资部门没有能力主导这种案子。
只有腾讯可以做。腾讯有所有起点需要的东西,尤其是流量注入和用户数据打通。
老吴应该是一直跟腾讯人在接触,才有了他一点点叫板盛大高层的动作。过去的老吴是不会这套的,背后有人教。
老吴的报价一直是虚虚实实,跟腾讯谈也是一再涨价,据说从一亿到了两亿,把自己和团队顶在了风口浪尖。
高调的开局能有高调的收场么?看看周星星的《大话西游》。
——————————————————-
狂战士错在了攻击没有重点。
他还是老套路,重金签约一线作家,和盛大文学硬拼。
这个战局中真正被争宠的应该是作者。说的明确点,是等待流量对接的、有创作才华的、能够在未来三五年时间内卖力创作的二三线新锐作者。
《甄嬛传》最早没有定朝代,但流潋紫跌在清宫剧中至今醒不过来;《盗墓笔记》之后,三叔“废了”;再往前数,写过《诛仙》的萧鼎再写《轮回》也没有大声响了。
一代代大神都在失去魔力,又有几个能永葆文学青春的。
老吴你解套了,写文的人大家都要解套。后起点模式再怎么改都是没有出路的,锁住了作家与读者沟通的出路,创新失去了源泉。
起点目前流行的万字水文,这种文字有质量么?付钱的人不想想,收钱的人也不想想。打榜的作品动辄百万字,挤压一下,多少水分簌落,谁来最后埋单啊。
这样泥沙俱下的做法居然是我们认同网络文学商业化。
真正市场期待的是网文渠道的彻底洗牌。
微信5.0将打通CP创作者和用户见面的屏障,舒畅了文脉资源。微信才是网文市场渠道变革的最大体制红利,吴文辉的经纪人模型将会被微信消化吸收。
网文这个江湖,当真是要乱了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