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路由器的野心及其考验

小米路由器的野心及其考验小米路由器正式发布,一下来了两个。小米路由器配双频AC智能路由器,内置1TB硬盘,699元。小米路由器mini, 主流双频AC智能路由器,129元。同时小米还发布了小米盒子增强版,四核CPU八核GPU, 2G内存,支持4K电视和AC路由器,399元。
这三款产品无一不是冲着客厅而去。在小米的介绍中也有大量的篇幅在表达他们对客厅的强烈渴望以及小米的能力。这让我更加确信:小米不是一个智能手机公司。它是一个智能硬件公司,或者说是下一代硬件公司的范本:软硬件和服务整合,充分拥抱互联网,利用互联网。
小米路由器看点:充分整合第三方服务
小米路由器对自己的定位是“家用服务器”,除了高性能计算之外,小米路由器还拥有1TSATA硬盘(成本价近400元,这也是小米路由器如此昂贵的原因)。同时它还深度整合了一些服务。
通过与国内智能家居中控厂商BroadLink深度合作,整合进它的红外和远程控制接口,可以实现对智能电视、智能家电、智能电灯这些智能家居设备的遥控通过与搜狗合作“预取引擎技术”,实现对网络内容的预先加载。这在Chrome浏览器上已经是比较成熟的技术了,搜狗浏览器也有不少技术积累。通过这一技术,路由器会把用户可能会浏览的内容预先加载。用户的感知会感觉快一些——当带宽达到20M甚至更多,这样的改进看上去意义不大。
同时它还与迅雷进行了合作,将其P2P、个人云存储、云端下载等技术进行了整合。这是小米路由器与360安全路由、极路由等玩家完全不同的玩法,配置和价格是一方面,互联网营销是一方面,但最终能决定能走多远的恐怕还得靠服务整合能力说话。
智能路由器成为家庭控制中心难点在哪里?
雷科技曾经对国产智能路由器进行过大盘点。市面上的知名主流智能路由器已经接近10款,包括小米2款、极路由、如意云、迅雷路由、360安全路由器、磊科No1、华为Memo、百度小度路由、天猫魔筒和果壳路由器。
智能路由器与传统路由器的不同之处在于更高的配置、更开放的系统以及更丰富的扩展功能。“扩展功能”成为智能的核心要素。
小米路由器发布之后,我们将“智能路由器是为了抢占客厅入口”的观点纠正为“智能路由器的机会在于平台化成为家庭控制中心,成为未来家庭信息化的核心”。要实现这一点,智能路由器必须拥有以下几个硬实力:
1、开放的系统,支持扩展。大家都可以基于Linux为基础的Open WRT改装,不是壁垒;
2、可观的计算和存储能力,才能承载家庭互联网的网络枢纽、存储中继和计算中心,例如4K电视、高清视频转储、云端视频监控、未来的家电数据处理。在摩尔定律支持下,这不是什么困难。
3、开放的标准接口,使得其他的智能家居设备可以接入路由器;
4、对产业的号召力和整合力。这指的是其他智能家居设备愿意被路由器控制,愿意使用路由器的计算和存储能力。
最后这是最大的困难,号召和整合能力不是每家厂商都具备,且需要一个友好高效的整合方式。稍有实力的厂商都想做客厅的中心。
那些想做“家庭中心”的野心家们
这里我们看下过去那些图谋家庭信息中心的玩家们。
客厅一体机:
戴尔、同方、苹果的一体机都曾经有过进军客厅的想法, 不过它们更多是想做“客厅娱乐”,时尚的外观和卓越的影音播放能力是卖点。客厅电脑则是实打实的本着客厅而去。百度百科对客厅电脑定义是“自动、高速处理海量数据、影音娱乐和互联网视频通讯的现代化智能电子设备,是宽带互联网进入客厅的电脑类产品。”显而易见,这被“智能路由器+高档的智能电视或者盒子”所取代。这是iKan客厅电脑,基于Android提供影音播放、新闻资讯、卡拉OK等功能,并不是很有存在感:
快播小方盒子:
目前处于风口浪尖的快播也曾推出“快播小方”客厅电脑。快播客厅电脑的目的是打造家庭娱乐、教育、健康、安全中心。快播也曾想整合产业上下游资源,成为客厅的中心。快播正在转型阵痛期,推进自然会慢一些。
互联网电视:
智能电视以及盒子具备开放的操作系统,可以支持App,也期望打造以自己为中心的客厅生态。例如乐视TV目前便已经拥有数千个电视App,涵盖影音娱乐、亲子教育、家庭社交、生活服务、信息资讯等多个方面。未来智能电视是否可以成为其他智能家居的控制中心,有待观察。
互联网巨头:
就在昨天,百度郑重地推出了Baidu Inside平台,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便是关于智能家居的云服务。展出的产品也不少与智能家居密切相关,例如路由器、空气净化设备等。百度想要在所有智能家居设备中植入自家的云服务,进而成为一个“数据中心”。阿里同样有这样的思路,阿里云已经与美的等智能家电厂商合作,提供云服务。百度和阿里还有抢占客厅的智能电视、电视盒子和路由器产品。
传统家电厂商:
包括长虹、海尔、美的、格力等在内的传统家电巨头也期望可以成为未来的智能家庭的中心。长虹最为典型,在它的“家庭互联网”规划中,除了智能电视、智能冰箱、智能空调等单个智能产品外,长虹还有智能客厅、智能厨房、智能卧室、智能书房、智能儿童房等划分。在它的Demo中,家里的茶几都被装上了屏幕,非常超前。
BroadLink等创业者:
当然,还有不可或缺的玩家是创业者,而它们的思路大多是通过一些通用的产品来实现对未来智能家居的中心化控制。例如与小米合作的BroadLink,便拥有智能插座、智能遥控、智能开关。因为所有需要用电的设备都要用到插座,所以BL可以在插座上做一些文章来控制设备;遥控自不必说,空调、电视、风扇都已经进入遥控时代,智能家居的未来一定是以手机为中心的遥控时代。目前想做未来家庭的智能遥控玩家不止一家,众筹网站上表现得很明显,不再枚举。
可以看到去年可穿戴设备和智能电视均已爆发。互联网巨头的鲶鱼效应十分明显,如GoogleGlass、三星Gear和乐视TV对各自领域的推进。而刚刚高调进入智能家居的小米,由于具备深刻的“互联网”烙印,被业界认可的软硬件能力以及超过3000万的用户基础,很可能是下一条鲶鱼——就像它在智能手机市场做到的一样。
本文为雷科技首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向作者提问

加入文集

Nest创始人:许多硬件智能公司都撑不到第三个版本

Nest创始人:许多硬件智能公司都撑不到第三个版本(本文转载自 腾讯科技)
32亿美元收购智能家居硬件创业公司Nest之后,Nest成为了全球最受关注的硬件创业公司之一。Nest 创始人兼CEO托尼-法德尔昨天接受谷歌风投访谈,这次是他首次在公开场合接受采访。托尼的这次谈话,对于智能硬件尤其是智能家居硬件的创业者会有启发:
门槛没有这么低
2013年智能硬件风潮兴起,更多创业者的涌入,甚至有大量的硬件项目出现在众筹网站上。但是,所谓的硬件智能公司的门槛现在真的降得这么低了吗?在托尼看来,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区。
托尼表示:“对于大多数硬件公司来说,直到做第三个版本的产品之前,往往都是赚不到钱的。每一个版本的投入大概在200-300万美元之间,也就是说在你能够赚钱之前你需要至少700万美元的准备资金。很显然,许多的公司都撑不到第三个版本。”
托尼所指的其实是硬件的完善过程,不可能有一款新的硬件产品,在诞生之初就会获得市场认可,反而需要多个版本的更新、打磨和完善才能够最终打动消费者,成为一款相对完善的产品,这个过程是开发团队与产品与市场之间的一个磨合过程。
另外,目前大量的硬件公司都选择在中国等市场上生产和制造,但是这些公司往往忽视了严格监督和把控供应链。“虽然这些供应商都是合作伙伴,但是他们的第一目的是赚钱,你必须想办法保证你的产品的质量。因为最终,这是你的品牌。”托尼表示,不仅是关于大规模生产需要监督,在产品投入大规模生产之前,团队必须要研究和改造零部件使得它们更加易于大规模生产,并且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选择更适合的材料和供应商来减少成本。这些看似细枝末节的环节,往往是打造一个成功的硬件公司所至关重要的环节。作为iPod之父,托尼深谙此道。
不过,托尼认为,创业公司除了要注意这些较为实际的因素,也必须要具备一个足够大的想法和一个足够犀利的判断,事实上这决定了产品最终能够做多大,公司最终能够走多远。
究竟什么是智能家居?
托尼花了2年时间来完善自己关于创业的构想,他不同意目前大多数传统公司的做法。作为一个极客,托尼有两套房子里完整地安装了智能家居系统。但是,托尼认为这样的家只属于极客,并不具备太大的商业化价值。
“关于智能家居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必须是一个让家庭更加温馨的智能产品。”托尼表示认为,智能并不体现在全套设备上。Nest的每个产品单独都能够很好地、自动地进行智能地调节。当多个Nest的产品放到一起后它们自然就连接,相互协调工作,你的家人不仅不需要控制它,甚至平时都不会注意到它们。
而目前大多数智能家居产品不仅是依然需要人控制的,而且往往需要买下整套设备才能完善地工作,而且如何设置家中的每一个设备,在家人之间可能会产生分歧,统一化的智能家居缺乏人性化的家庭感觉,显得非常不真实,更像是一个单身汉的极客乐园。
只做一件对的事
比如,为了解决用电高峰问题,减少政府在电力设备上的过多投入,Nest通过恒温器对于空调的控制,在后台尽量分散开用户同时打开空调的几率,使得供电系统不需要在短时间内承受过大的负荷,这些节省下来的政府建设资金可以以现金的方式退款给参加Nest项目的纳税人,这种向用户返回现金的做法能够帮助Nest吸引到更多用户。
托尼表示,自己所有关于Nest的构想在开始创业前已经都精心设计好了。在创业中他认为乔布斯的一个遗产极大地帮助了Nest,那就是:要想成长为一家优秀的硬件公司,那就是要学会说No!“你必须要集中精神只做一件你觉得对的事情,这样你就没有退路,必须把这个做好。这对于硬件公司来说非常非常重要,不然最后只会一事无成。”托尼强调。

看看这几个有意思的智能家居设备

(原文来自 ABC、TheNextWeb,虎嗅摘译)
Goji 智能门锁

你是否已经厌倦了每天拿着一大串钥匙去开门?那么这款Goji智能门锁和应用也许正对你的胃口,你可以通过Goji应用或者同步手机蓝牙连接实现自动开门。
即使主人不在家,也能通过移动应用为房屋清洁工或者职业遛狗人开门。此外,门锁还自带高清摄像头,替代了猫眼的功能。
惠而普(Whirlpool)电磁灶

厨房面积狭小的家庭深受清理炉灶的苦恼。惠而普(Whirlpool)展示了未来智能厨房的概念,拿掉炉灶腾出空间。这款产品就像一个触摸屏,通过感应技术给锅加热,而同时使用者可在该界面操作菜谱,也不用担心有烫伤的危险。虽然还只是处于概念阶段,但该公司表示研发工作正在进行,未来5年即可推出相关产品。
Mother,告诉你现在该做什么了

Sen.se 推出的生活管理设备 Mother 可以告知用户在适当的时间需要做什么。简单来说,Mother 能够将每天使用的一些物品作“量化自我”处理。比如,假设你需要每天服用一种药片,可以将 Mother 附带的 Motion Cookie 附着在被子上,这样设备就能够自动监控你每天喝水的频率和服药的次数。
之后 Mother 所收集的数据能够形成一个可视化的面板,用户可以随着时间的过去查看过往的行动纪录。Motion Cookie 有不同的颜色,可以给不同的家庭成员使用,而且可以通过重新编程来监视不同的生活活动。
Joule,耗能高颜色就变红

与智能手机的推送提醒不同,Joule 用颜色表示屋内的能量消耗等级,设备上的屏幕也能够显示实时的能源消耗数量,如果把设备扣下就是可变换颜色的外壳了。

自从 2013 年 8 月开始的内测以来,Joule 的厂商透露,数据显示,高峰时段的能源消耗下降了 20% ,也就是 Joule 的颜色变红的时候。

今日嗅评:“互联网化”是必然趋势,便捷的同时也有更多被监控的可能

今日嗅评:“互联网化”是必然趋势,便捷的同时也有更多被监控的可能谷歌花32亿美元现金拿下Nest!智能家居要逆天?谷歌在加州当地时间1月13日下午1点宣布,以现金32亿美元收购设备公司Nest。32亿美元,全现金!这是谷歌历史上规模第二大的收购案,而Nest创立不过短短两年多时间。这是家什么公司?!
vegetarian:谷歌这条八爪章鱼又一次下手了,这次吞了Nest不难看出其对智能家居的用心。有两大趋势值得关注:
1.谷歌的扩张节奏。以互联系统控制技术为基石,它正在从一个互联网入口转化为互联化时代的控制核心。a.在我们眼看、手摸的消费电子层面,以智能手机的控制系统–安卓为核心发展MOTO智能手机,以chromecast电视棒为核心控制家庭视频,现在并购NEST进一步全面向智能家居发展。b.在前沿领域,仍然以联网控制技术依托部署汽车、飞机的未来发展。最近听闻还将在生物领域有所延伸。
2.值得学习的是谷歌在收购后对自身的定位及收购公司的产品规划,从MOTO的案例看,谷歌发挥的是自身在互联网操作系统与应用技术方面的优势,而在并不擅长的硬件领域,并不多参与。其很明确的一点,是“互联网化”是未来社会的必然趋势,核心是互联网的控制与操作系统及入口,谷歌作为这一领域的翘楚,只要保持在这个领域的优势不倒,随着互联网化的深入,延伸的子领域必然越来越多。智能家居仅仅是又一个开始。
way2free:不得不佩服老美们。NEST的产品其实在国内也有相当多的同类品,不过在国内这类智能家居的东西始终不能引领风潮,一般家庭也很少有采用。但是在欧美,也许它也还未真正流行起来,未必有真的很大的需求,但是身价就已经很高,形象就变得很酷,于是市场也开始跟风,于是就变得高大上了。一如当年MP3,国内大把的MP3厂家那是不入流,苹果做MP3就成了经典。
6jVVpswE:智能互联网过渡发达的两面性:1、便捷,真省心,真方便;2、束缚,随时随地都有被监控的可能
周鸿祎年会演讲: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周鸿祎:我们其实警醒了巨头,给了他们巨大的刺激,让它们变得更加狼性,动作更快了…… 竞争最后活下来的动物不是个头最大、最凶猛的,而是最能够适应变化的。
俊世太保:360在移动端的卡位并不好。PC端它能搅局,移动端尤其是处在需求端在平台上时,它不能只是一个搅局者,它应该要成为一个引领消费需求的引领者。这个,现在看不到。因此,可能360后面会很被动。原来BAT是各做各的业务,360还有点机会。现在BAT已经业务交叉了,360想继续扩大业务领地就更难了。一旦预期不能得到顺利的兑现,股价本就是靠预期支撑的,那么,可想而知,后面会出现大的调整。
我们发现O2O市场是很大的,但真正的需求不会再是广告和游戏这两种互联网传统的商业模式,而是如何跳进传统企业中去,了解他们的需求,做深度,做传统企业想要的东西。移动互联网的力量在这里。根本就不在什么老套现方式上。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才是真正意义的互联网,它对传统产业的影响是根本性的。而360正处在一个刚刚开始阶段,这就是周鸿祎今年要reboot的主因所在。
详解:互联网将如何改变保险业吴军本人V投稿:互联网将全面改良整个保险业生态环境,包括既有消费市场、代理人、经代中介、电商平台、保险公司、监管机构这六大要素,还会催生第七个业态要素:公共基础资源供应商,权且称之为“非常6+1”。数据的有效利用驱动了经营理念的变化。
汪悦:目前互联网保险尚在萌芽,线上各家产品多是同质化较严重的短期意外险、车险和万能险,这些险种都是标准化的产品,复杂的寿险产品目前还无法进行线上销售。未来挖掘互联网业务场景中的保险需求以及提升保险产品的购买体验将是发展的关键。
bybobear:那保险业是否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呢?我说我们,指的是千千万万投保人的生活。
吴军本人V 点评 bybobear:商业保险进入中国20余年,没有人喜欢生活轨迹能因为保险而被改变(从业者例外)。而商业保险最大功效之一,就是让生活轨迹尽量不因为生老病死残而被改变。

与iPod一样,Nest也是他在硬软件领域里的一款原生创新

与iPod一样,Nest也是他在硬软件领域里的一款原生创新以下来自Nest联合创始人兼CEO安东尼·M·法德尔(Anthony M. Fadell) 2013年7月的一篇自述。从他经历可看出,他一直致力于硬软件领域里的创新:
我出生于底特律,父亲是做销售的,因此我们经常搬家。15年间,我读过12所学校,最后毕业于密歇根州Grosse Pointe市的一所中学。
以前夏天的时候,我们会回到底特律,我爷爷曾是那里的高中老师,后来当上了校长。在他的作坊里,他教我们两兄弟修补家里的东西,还打造肥皂盒赛车之类的玩意儿。
从记事起我就迷上了计算机。小学时,我参加了暑期编程班,当时用的是大型主机和穿孔卡。我爷爷帮我买了一台Apple II电脑,虽然对电脑一无所知,但他知道,这对我是一种重要的工具,正如他的锤子和钻子一样。中学时,我和一位朋友在他父母的地下室开了家小公司Quality Computers,转售Apple II硬件并编写软件。
1987年,我考进了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主攻计算机工程专业。不过,那些课程无法满足我对计算机的兴趣,于是我成立了一家教育软件公司和另一家设计Apple IIgs电脑计算机处理器的公司。
1991年大学毕业,我到硅谷追寻梦想的工作,希望在General Magic上班。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发明了首台Apple Macintosh电脑。那年晚些时候,他们录用了我。我在那工作了四年,开发一些个人手持通信设备(包括索尼 MagicLink)上的硬件和软件。1995年,我向飞利浦CEO介绍了一款手持产品。他聘请我去建立移动计算部门,开发Velo和Nino个人数字助理。
音乐一直是我的一项爱好。当时,飞利浦希望在美国扩张,任命我为业务发展副总裁,负责数字音乐战略和投资。当公司职员无法让我满足,于是我离职创立了消费电子公司Fuse Systems。不料恰好遇上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公司倒闭了。同年苹果公司请我出任设计顾问。计算机、音乐加上苹果,这又是一份梦寐以求的工作。
8个星期后,我向史蒂夫·乔布斯提出了最初的iPod概念,并负责组建和领导开发团队,开发了一款又一款iPod,最终我们设计了18代iPod和三代iPhone。
我的妻子也在苹果公司工作,最终我想要花更多时间陪伴两个孩子,并且也确实需要一段休假时间。因此,2008年我从苹果公司iPod部门高级副总裁岗位上离职,开始担任乔布斯的战略顾问,他对我思考如何将产品推向市场这方面有巨大的影响。
离开苹果公司后,我决定在加利福尼亚州太浩湖建造一座“绿色环保”的房子。在研究冷暖系统期间,我意识到恒温器这一领域也适合创新,于是成立了Nest Labs开发可编程温控器。当用户出门时,传感器将自动调节温度来节省能源。这款恒温器已经在美国和加拿大上市20个月了。它需要连接WiFi ,我们了解到它已在80多个国家得到应用。
我们精心设计了这款恒温器,让用户可以DIY安装。我们甚至还在每个盒子里放了一把定制的螺丝刀。

谷歌花32亿美元现金拿下Nest!智能家居要逆天?

谷歌花32亿美元现金拿下Nest!智能家居要逆天?今天(1月14日)科技界的的头号新闻是,谷歌在加州当地时间1月13日下午1点左右宣布,以现金32亿美元收购设备公司Nest。Nest将会持续拥有自己的品牌独特性,同时也将持续由Fadell领导,但这起收购案尚未拍板,因为仍然需要取得有关机构的核准。
32亿美元,全现金!这是谷歌历史上规模第二大的收购案,仅次于它以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手机部门。
Nest,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Nest公司成立于2011年,因推出具有漂亮外观设计和自我学习功能的Nest智能温控装置而受到市场广泛关注。它的联合创始人Tony Fadell被称为苹果iPod之父。到目前为止,Nest Labs 推出过两款产品,分别是智能温控器和智能烟感器。Tony Fadell与另一个联合创始人Matt Rogers(也出自苹果)将会同时加入谷歌工作。
谷歌CEO拉里·佩奇对收购交易表示:“Nest的创始人托尼·法代尔(Tony Fadell)和马特·罗杰斯(Matt Rogers)组建了一只不可思议的团队,现在我们欢迎他们加入到谷歌大家庭中。他们现在已经有产品正在销售——温控装置可以帮助家庭节约能源,而烟雾和一氧化碳探测器则可以保障家庭成员的人身安全。我们对能为全世界更多国家和家庭带来伟大的产品和体验而感到兴奋。
Nest推出的温控器与烟感器,沿袭了创始人的“苹果”风格,从外观上突破了传统温控器方形的结构,采用了圆形的设计(有没有想到iPod?),漂亮的外观让它可以成为室内装饰的一部分。在实际功能上,Nest产品加入了更多传感器,能够学习人们的使用习惯。智能温控器会记录并上传数据,Nest Labs 的服务器对数据进行分析后就能让其自动设定温度,让室温保持在人们感到最舒适的状态。而当房间里没有人的时候,它也能调节室温来节能。同时可以与家中的平板或智能手机结合,让用户随时知道家中情况。
Fadell表示他们对能够加入谷歌行列感到非常兴奋,他说,”有了他们的支持,Nest将有能多能力创造更简单、贴心的设备,让家中生活更轻松,对世界上也会有更正面的影响。”Nest表示,“谷歌有商业资源、全球规模和平台,能够加速Nest在全球家用产品硬件、软件和服务领域的增长。”
就在十天前,科技媒体还报道,Nest近期拿到了一轮1.5亿-2亿美元的融资,目前估值在20-30亿美元之间。据科技博客Re/code的消息,这次投资是Yuri Milner的DST领投,公司整体估值是上一轮8亿美金估值的3倍;上一轮公司的融资额是8000万美金。在之前Nest公布的投资者名单里,包括KPCB、光速创投、谷歌风投、夏斯塔创投( Shasta Ventures)等机构,其员工背景主要是苹果与谷歌这样的硅谷公司。
现在还没有确切消息证明谷歌的32亿收购是发生在这轮传说中的融资之后,还是在它落定之前就把Nest直接拿下。
Nest只是一家成立仅两年多的公司。各种风投与谷歌如此竞相追逐,自有此过人之处。它开启的想象空间巨大。它不但是一款温控或烟感器产品,更有可能搭建起一个智能家居平台。
智能家居的野心家
2013年9月,Fadell正式宣布将在2014年初开放Nest API 接口给所有开发者,让人们可以将他们的智能家居产品和Nest 可智能学习的温度控制器连接起,实现更多像控制台灯、风扇、安全系统等家居智能化的可能。
具体来说,Nest 将通过其Web 开放平台提供API 接口,允许第三方开发者创建软件、硬件、服务等并将其和自动调温器连接在一起,通过利用Nest 的传感器、控制芯片和算法等,来更好的检测、调整房间里的各个家电的运行情况。同时Nest 拥有24小时实时网络连接,可以远程查看、监控和进行设备操作。
Nest 原来的控制方式非常简单(转动墙上的Nest恒温器或通过App控制),今后,Nest 将支持Control4 (美国从事智能家居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的智能家居自动化系统,用户可以通过Control4 的智能设备、遥控器、手机App 等对Nest 进行操作,实现更多家庭智能化的场景。
这意味着,Nest有野心成为智能家居生态系统的一个主控中心和连接点,从而引领用户真正进入智能家居和物联网的时代。
使用Nest 开放接口之后,用户对房间除了实现Nest 原来的自动调温功能之外,还可以接入所有智能化操作。比如在没人的情况下自动关灯、外边下雨自动关窗户、早晨起床时自动打开窗帘同时让咖啡机开始工作等。和Nest 结合之后,在家庭设备控制上还可以更加“智能”,比如夏天下暴雨时,Nest 能检测出空气湿度骤然升高、温度降低,于是便降低空调制冷效果,打开干燥模式,同时关闭窗户、打开室内灯光。甚至如果用户喜欢,还可以设定在下雨的时候自动播放适合雨天听的歌曲……
Nest不是独一家意在开放API的智能硬件公司。所有智能硬件商都意识到:不同厂商的硬件产品如果不能互通,“智能家居”或可穿戴的概念将不可能实现,所以API 开放将是一种很好的形式,只有它开放,信息相通,物联网才会形成,才能实现更多可能,之前健康手环Jawbone UP 便已经开放了API 给所有开发者,甚至国内的咕咚,现在也有这样的操作思路。
据说,Nest 智能温控器在数据处理、智能算法等方面都不是问题,但Nest 创始人兼工程师副总裁Matt Rogers 称:“在建立一个开放平台之前,Nest 首先要创造出伟大的产品、用户体验和团队,我们要先给其他的开发者定义一个良好的用户体验是什么样的,之后才能把大家接入进来。” 
的确现在对Nest来说,最重要的是自己的产品与市场本身。在拓展渠道、开拓市场、持续研发甚至了结各种专利纠纷官司方面,它都需要雄厚的资金与资源支持。这也可能是Nest干脆选择以32亿美金卖身谷歌的原因。这有点类似2006年,新兴而伟大、但同时注定需要漫长时间与巨额资金发展的业务——YouTube选择将自己卖给谷歌的感觉。
坊间也曾将Nest与苹果联系起来过,关于苹果收购 Nest Labs 的传闻早已在硅谷中流传了“好一段时间”。2013年10月,全球金融服务公司 Cantor Fitzgerald 的分析师 Brian White 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苹果的 iWatch 智能手表与其说是 iPhone 的扩展配件,不如说是一个家庭控制设备。他认为智能手表能允许人们“控制冷暖、灯光、视频、音乐”等内容,这与 Nest Labs 的目标是相通的。他认为,苹果应该考虑收购 Nest Labs,因为该公司的产品对于 Android 设备同样有着极佳的兼容性。
事实证明,同为巨头,谷歌在巨资收购这事儿上更具行动力。
谷歌此举,必将在全球创投界卷起新一轮对智能家居乃至可穿戴的追逐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