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移动阅读,你们都想多了

关于移动阅读,你们都想多了最近刚看到虎嗅上那篇《新版”QQ阅读”传递出的几点信号》,里面提出的几个问题确实很值得思考,而且引了我之前那篇《盛大文学的内忧外患》中的内容。作为一个曾经的扑街写手,流光便也在这里说说移动阅读。
份额=收益?
在移动阅读市场上,很大程度上平台的推广作用稍微弱一些,但终端倒也没有强到哪里去。因为真正有付费习惯的用户,往往会更多的会因为内容或作者而产生阅读平台间的迁移。(本文重点说网络文学,多看、Kindle那类的不在其列。)
在移动阅读这个市场中,份额多的其实不一定是挣钱多,前景好的产品,因为很多人可能只是用它来看txt的盗版小说。不少网络文学的付费读者都是因为对某个作品或作者的喜爱,才逐渐开始付费阅读,所以这个大前提很大程度上是作品内容够好,作者人品够坚挺。当然,每一个读者眼中的标准是不一样的。
掌阅虽然是份额第一,但是始终在网络文学和纸质书的电子版之间游荡着,似乎想两者兼顾,但是两者的用户群体却又千差万别,多少有点四不像的样子。而且,易观智库的数据中似乎遗漏了一家最重要的——移动无线阅读基地。
移动无线阅读的装机量到底有多少没有人统计,但至少在我身边的写手朋友们看来,除了移动的无线收入,其他第三方阅读器带来的收入都是渣渣。
所以说,对于争取无线阅读的市场份额来说,装机量大的终端+优质内容+顺畅的付费渠道才是王道。移动无线阅读基地之所以能火,移动定制机的内置程序,开放地接入各家SP们提供的内容,以及最初的免流量阅读和手机话费直接消费的支付渠道都是它的大杀器。
用这个标准来看,QQ阅读或许会成为它的下一个挑战者,但相较于移动,内容相对封闭,财付通的普及度差,挑战移动无线阅读的路还远得很。
盛大依然很“大”,只是不再鼎“盛”
盛大虽然在移动端应用的布局上落了下风,但是它凭借在内容和付费用户群体上的优势,短时间内还很难有人可以撼动。因为它的模式本身就是它最好的壁垒。
首先,对于网络文学读者来说,其实是并不希望群雄逐鹿的,因为每一个读者所追的并不只是一本书、一个作者。如果好的作品东家一本,西家两章的话,读者就不得不注册多个账号,往里面冲钱订阅。移动无线阅读基地的模式其实就是一个网络文学的淘宝,只是这个渠道成本太高,每章节的售价要高出一些来,所以不少付费读者还是留在起点的。
起点之所以成功也就在于它在最初就通过一部分优质内容和作者获得了相对稳定的付费阅读群体,然后通过编辑遴选和推荐的方式,不断产生新的内容,新的作者。并且通过打赏、粉丝榜、大神之光等方式,让读者产生归属感,实现读者的自我满足。因而读者和作者,和整个平台就建立了一种很密切的联系,这就成了这个平台最好的壁垒。
所以说,如果单纯挖走某几个神级作者,并不能伤到盛大的根基,因为读者很难说会为了一两个自己喜欢的作者,完全放弃起点这个阅读平台,放弃之前那些盟主、长老的称号,无非是为了那几个大神而两头看书而已。但是正因为读者不能真正离开,起点就可以利用他的大平台优势去推广新的作者。久而久之,离开的那些作者在读者中的影响力便渐渐下降了。当初的17K,后来的纵横都是如此。
盛大能够从屡次危机中活下来就在于这种自我造血能力,起点的根基其实来自于他的中下层作者和那些付费读者。但腾讯收拢吴文辉团队去做创世挖走了大量的中层作者,这样所产生的影响就是可怕的了,但至少目前来看,还不算是致命。
但不得不说,腾讯一旦有了大量的优质内容,在移动端对于盛大的冲击将是巨大的。一来,盛大自己的云城实在是有点让人无语,当初竟然和熊猫看书一样,搞签到领礼券,结果装机量没有上去多少,反倒挖了起点的墙角,让起点的订阅收入流失。二来,盛大无线产品相较于掌阅和QQ阅读都要差些,而当QQ阅读在内容质量上和盛大越来越接近时,盛大很可能就会成为那个影响力渐消的一方。最后,对于移动无线阅读基地来说,无论是腾讯,还是盛大,谁给的内容能赚钱就和谁的合作更多。渠道不给力,如果失去了内容,盛大还能剩些什么呢?
蛋糕有多大?可别想多了
移动阅读的市场究竟有多大,说实话尽管畅想的很好,但多少有点言过其实了。真正能够改编成影视剧、游戏的能有多少呢?花那么大价钱去砸内容,砸手机客户端推广,都够买好几个优质游戏的了。盛大文学之前一再希望IPO,但投行却只肯包销6亿,就是因为这个市场显然没有故事里面讲得那么好听。
改编权卖不了多少钱,而纯粹做内容销售,潜在市场确实大得很,实际付费用户只占整个网络文学阅读群体的十分之一。但不解决盗版问题,这口蛋糕谁也吃不到,除了百度那骚年。贴吧的盗贴自然不必多说,长期以来都剿灭不干净的盗版网站更是像韭菜一样,一茬又一茬地冒出来。而百度为了推广他的手机百度客户端,更是祭出了大杀器——离线小说阅读,括弧盗版小说。无论是那家的小说,在百度上一搜,基本上都能离线阅读。算是给本就还处于养成阶段的无线阅读市场背后捅了一把刀子。相比之下,突然感觉老周的360才是良心厂家啊,搞个雷电手机搜索,电子书这块大头全是导向正版来源。
所以说,移动阅读一定是大趋势,只是大多数的利润都是水中花、井中月,谁都可以描绘出来,但谁也吃不到。
呵呵,醒醒吧,别想多了。
向作者提问

新版"QQ阅读"传递出的几点信号

新版"QQ阅读"传递出的几点信号8月6日,腾讯文学旗下移动端阅读工具“QQ阅读”4.0安卓版率先改版上线并举办媒体体验会。虽然打开新版QQ阅读,满屏充斥的依旧是应该被打上“中二”、“玛丽苏”、“消遣”等标签的图书,但对这一产品频繁的更新却显示出腾讯对移动阅读市场的重视。

便携的阅读工具,非固定的阅读场景以及碎片化的阅读时间等优势另移动端成为网络阅读的一个主战场——而另一个无可否认的原因,盛大文学并没有将其在传统互联网的垄断能力移植到移动互联网上。虽然侯小强称盛大文学的线上公司依旧占据整个市场80%的份额,但谁也无法忽视它在移动阅读来临的时代明显放缓的脚步。现在移动阅读市场群雄割据,在一切尚不明朗的阶段,有几个问题十分值得讨论。

一、移动阅读份额,靠终端还是靠平台?

根据EnfoDesk易观智库统计,2013年Q1阶段,国内移动阅读客户端市场份额排在首位的是掌阅iReader(15.1%),且份额相对于上一季度略有提升;而QQ阅读(13.7%)则上升至二位,将91熊猫看书(10.2%)挤至第三;位居第四的则是塔读文学(6.8%)。

在前四名的排位中,iReader和塔读文学都在终端预装方面付出了很大努力,在移动端握有“先天优势”;而终端预装有限的QQ阅读主要借助腾讯平台的推广,91熊猫看书则是依靠91手机助手强大的分发能力。从数字上来看,主要依靠终端预装或主要依靠自身平台并无太大差别。如果依靠平台推广的阅读器在内容以及服务上不能取得绝对优势,那么“终端预装”的竞争力绝对不可小觑。

二、互联网文学大佬在移动端受到的挤压

今年3月,起点文学吴文辉带领一批起点骨干和签约作家出走的消息闹的沸沸扬扬,虎嗅网友流光逐云针对这场风波发表了《盛大文学的内忧外患》,并引来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的反驳。在流光逐云的文章中,对盛大的移动阅读器“云中书城”受到中国移动无线阅读平台、 iReader、QQ阅读、91熊猫看书等阅读器的夹击表示担忧;而通过2013年Q1移动阅读市场份额分析也可以看出,虽然“云中书城”依靠盛大文学无人能及的内容资源、作者资源以及Bambook的渠道预装资源已经比前一季度上升了两位(第六位),然而仅6.6%的市场份额与盛大文学在传统互联网文学中“80%”的市场份额仍有很大差距。不过相信随着盛大文学对移动端的重视和市场发展,它的自有内容优势将会更加明显,高质量的内容资源将会吸引更多的读者,带来基于内容的更为多元化的盈利模式,并进一步提升自己在移动阅读市场的地位。

三、作者依赖平台,还是平台依赖作者?

盛大文学一家独大的时代,有关作者被动的处境以及被打压的传闻不绝于耳。然而,当百度、腾讯等纷纷看中了移动互联网文学的市场时,盛大文学却在移动端失了先机。今年5月初,创世中文被爆接受了腾讯投资,当月,腾讯文学将自有内容腾讯原创文学网及QQ阅读与创世中文进行整合,焦点也瞄准移动阅读市场。而百度7月收购91无线后,91熊猫阅读也被归入百度移动端部署的版图。巨头们在移动互联网的动作或许动摇不了盛大文学在非移动端的地位,但却给了作者更多的选择权。现在的情况是,各个阅读平台纷纷对作者进行激励措施,盛大将作者分成提高至100%;QQ阅读则表示除了利润分成外,还将向作者提供“保底费”。随着巨头们齐头挺进移动阅读市场,作者依赖平台的状况也已经被平台依赖作者的状况取代。

四、移动阅读的红海中,怎样才能抢到下一步先机?

所谓抢先机,说白了就是开发更多潜在的读者,留住更多已有的读者以及抢占更多优秀的作者资源。

1. 拓展阅读的社交化。自从网络阅读兴起,阅读和社交就成为紧密结合的两件事。读者与作者、读者与读者之间的沟通欲望会通过写评论或是建立聊天群组等方式实现,读者的需求可能对作者写作方向产生影响这一点,也成为网络文学不同于传统文学一大表现。满足读者社交需求成为网络文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且这一趋势不会随着阅读移动化而减弱,反而会随着移动端信息分享的便利性而大大提升。如何利用好阅读社交,是提升平台粘度非常重要的工作。

2. 加强对作者的扶植,这一点无需多说。 

3. 开发阅读的衍伸品。如何将网络文学衍伸出其他价值,甚至将衍伸过程产业化,是另外一块值得抢占的高地。网络文学改编电视剧,电影甚至游戏,既可以提高作品价值与影响力,又可以延长作品热度,增加作者收益,提升平台粘度,进一步吸引更多读者。盛大就曾表示会重视无线和版权衍生方面的布局,甚至要进军声优,漫画,编剧等市场,完成文学产业链的闭环生态+开放平台。而今天QQ阅读也表示未来将推进腾讯视频平台以及游戏平台与QQ阅读的合作,扶持自由作者,打通产业链的关键环节。然而产业化并非易事,可以预见未来的网络文学之争,必定又是巨头们的战场。

接班Google Reader的最后冲刺

接班Google Reader的最后冲刺Google Reader的用户们,这些天有没有频繁地收到谷歌抱歉的通知:您使用的产品及服务即将到期,请留心将你的数据导出保存。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自谷歌宣布关闭Google Reader那天起,瞬时就有若干产品跳出来说:用我吧用我吧!急着要接GR的班。但对用惯了GR的老用户来说,真心不好决策。不过,到了真正要做选择的这一天,我们还是再来审视一遍可能替代它的选手。
科技博客网站ReadWrite扫描了一下美国国内正在百米冲刺准备接GR班的产品。它们在近期都完成了突出的更新与升级。主要包括(由新浪科技翻译):
1、Digg
这家社交新闻网站目前正在测试全新的Digg Reader。自从谷歌今年3月宣布将关闭Google Reader以来,他们便一直在开发该项目。他们正在为7月1日倒计时,但已经推出测试版,而多方媒体来源显示,完整版的服务将于本周发布。
2、AOL
AOL周一正式推出了自己的阅读器服务,不仅可以导入数据源,还提供应用编程接口(API),以便其他开发者能够将应用与AOL的数据源整合,就像Google Reader一样。与Digg一样,这款服务也处于测试阶段,AOL Reader的API可以免费使用,但今后有可能做出调整。
3、Feedly
这款早已存在的服务似乎成为了Google Reader的“法定接班人”,该公司很快升级了网页服务和移动界面。由于Feedly早已参与这一领域,所以在吸引Google Reader的老用户时拥有先发优势。该公司上周推出了新的网页界面,承诺提供与Google Reader比肩的体验。
今后几周还有可能出现更多基于RSS的服务。
另外,聚合工具原本只提供RSS或Atom信息源的内容,但现在还扩大了聚合范围,汇总了Twitter、Facebook和Google+等社交网络的工具。Flipboard就是这类聚合器的典型代表,对RSS新闻阅读技术构成了巨大的威胁。
Facebook也计划加入战局。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这家社交网络已经悄然测试了一款内部名称为Reader的服务,以针对移动设备优化的格式,展示来自Facebook用户和发布商的内容。”
这类应用将挑战传统的RSS阅读器。
—————————————————————
如果说上述产品离中国本土用户太远,国内用户可参考使用:鲜果阅读、有道阅读、QQ邮箱阅读器等。
不过它们近期似乎都没有进行显著的产品更新与升级。对接GR的班这回事显得比较安静、保守。
博客作者卢松松曾撰文认为,用户挑选GR替代产品的一个准则不妨遵循以下标准:
1,同时拥有网页端,手机端跨平台阅读能力。2。最接近谷歌阅读器的整理方式。3,可以轻松增删管理订阅来源。4。很有效率的阅读版面。5,能自动翻译。6,能订阅墙外文章。5,最有可能活得比较久。
嗯最后一条很重要。已被GR伤过一次的用户们再伤不起了。

【虎嗅线下会议预告】移动阅读的未来,他们怎么说?

【虎嗅线下会议预告】移动阅读的未来,他们怎么说?

近来发了太多移动互联网并购战的文章,虎嗅决定下周跳出硝烟,做次线下活动,实实在在的。

 

这一次的主题是:移动阅读的未来521日,北京,“案例讨论+圆桌讨论”的形式,虎嗅很荣幸地邀请到移动阅读产业链上的一众资深人士:鲜果阅读创始人@梁公军,他要聊聊2013年移动阅读的盈利模式探索。还有网易移动互联网部总经理徐诗、豆瓣读书负责人戴钦、ZAKER副总裁@屈辰晨、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时尚集团全媒体总编辑@廖敏、多盟COO@张鹤等……(专题页面见此)。并非“拍砖会“,此次大家围坐圆桌,心平气和地就移动阅读领域分享最新的趋势判断和商业探索实践。

 

2013年,移动阅读行业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新玩家挑战原有竞争格局,新技术和新渠道重塑全行业,移动阅读不再仅仅是内容的APP,更是移动互联网的入口。移动阅读那些事,虎嗅网做过一系列的报道分析,收到嗅评不断,也招致不少口水。我们回顾下:

 

从《the daily之死启示录》到探讨传统媒体转型过程中的互联网基因缺失。——移动纸媒,如何梦想照进现实?

 

跟豆瓣一贯低调从容的风格相适,豆瓣阅读在过去一年中探索得相当安静。有分析认为,豆瓣阅读是最接近亚马逊模式的——它绕过出版社,直接连接作者和读者;它提倡阅读作品而非消费文字——这些特点能保证豆瓣阅读成为赚钱的生意吗?谁将成为中国数字阅读市场的亚马逊? Kindle模式在中国能走通吗?


《独立移动阅读创业者的生死劫》一文指出:现在移动阅读类产品(主要是APP)与社交类APP比,用户黏性要差一些,用户规模要小一些;与工具类APP比,竞争压力要大得多;与游戏类、实用类APP比,盈利模式要暗淡许多。——相较于社交类app和工具类app,移动阅读的用户规模会否成为其盈利的陷阱?社交化,是否成为移动阅读的标配?

 

独立移动阅读APP创业者们前景堪忧。“鉴于移动读书类app,从一开始就有强大的盛大文学、三大电信公司的移动阅读基地、亚马逊等巨头压着,后又有京东、当当等加入战团,付费阅读的盈利模式也早已存在,这早已是一片红海;微信推出公众平台以来,拉拢了一大帮传统媒体、新媒体、专家、写手的加入,还掀起了一波自媒体创业热潮,与之相比,鲜果联播的媒体平台之发布后再也没啥动静;网易、搜狐等门户的新闻客户端早就与传统媒体、网站等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他们的新闻类APP基本上不存在内容版权上的问题,反观今日头条这样的聚合类APP,版权是他面临的最大风险。”——移动阅读是否只是“有钱人的游戏“?独立移动阅读平台路在何方?


本次会议为闭门会议,恕不接受外部报名。关注虎嗅公共微信“虎嗅网”,获取会议现场干货,敬请期待。

独立移动阅读创业者的生死劫

独立移动阅读创业者的生死劫据朋友透露,又有一家有点知名度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发生资金链断裂,发不出工资,原因是预期目标没有达到,VC不太想再投入资金。没有盈利模式,没有收入,靠VC投钱养活,这种生存方式肯定是脆弱的。
前几年移动互联网刚兴起时,二维码、LBS、移动社交是打头阵的三个创业领域,结果呢?随着传统互联网巨头的加入,独立的创业者们不好过了吧,好多都快OVER了。
我感觉下一个步后尘的领域会是独立移动阅读创业公司。原因与以上的类似,传统互联网巨头的加入,迅速把持了用户、渠道和品牌的优势,给独立移动阅读APP留下的空间有限。更关键的是,巨头都有比较稳定的营收来源,能源源不断为移动新业务提供资金支持,断奶的可能性比较小。
前段时间,中美两大创业导师李开复和布兰克对话交流,都指出创业不要和大公司的项目重合;不应只看重产品,商业模式更重要。而现在移动阅读领域面对的不是回避的问题,而是在还没成气候时,大公司就主动贴了上来,“被”重合了。而盈利模式呢?各家可能都觉得有了海量规模用户,盈利模式自然会有,至少可以做广告。
被巨头驱赶的移动阅读
现在独立的移动阅读类产品(主要是APP),大体可分为三类:一是移动读书类APP,如多看;二是资讯平台类APP,如扎客、鲜果联播;三是资讯聚合类APP,如今日头条。
移动读书类APP,从一开始就有强大的盛大文学、三大电信公司的移动阅读基地、亚马逊等巨头压着,后又有京东、当当等加入战团,付费阅读的盈利模式也早已存在,这早已是一片红海!多看能折腾出个多大的空间?从现在的运营策略看,多看在朝类似豆瓣的数字出版平台方向走,但这方面也面临大公司的强大竞争压力。
不管是叫媒体平台,或者称数字出版平台,其实本质一样,都是提供一个直接连接读者和内容生产者的渠道。不仅仅是移动读书类APP,资讯平台类APP们也想通过这种模式盈利。早在去年11月,鲜果联播发布自运营平台,称把内容的运营和管理权交回内容版权方,实际上就是媒体平台。今年3月,扎客CEO李森和称4月扎客将推“媒体平台”。
微信推出公众平台以来,没费多少力气,就拉拢了一大帮传统媒体、新媒体、专家、写手的加入,还掀起了一波自媒体创业热潮,让公众平台热闹非凡、风光无限。而与之相比,鲜果联播的媒体平台之发布后再也没啥动静;多看的数字出版平台倒有点气候,但成绩是在运营人员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拉来的,我曾多次在微博上看到多看的运营人员在一些知名专家学者的微博里留言拉人。
据说4月底,微博的媒体平台也要上线,功能和微信的公众平台类似。两强“龙虎斗”,届时还有独立移动阅读APP们什么事?
水往大海流,人随热闹走!做买卖吆喝,得找人多的地方!做媒体平台的道理也一样,期望找到读者的媒体或自媒体们,也就是资讯的卖主,当然会到人多的地方去开店、去摆摊、去吆喝!因为那里更容易找到资讯的买主,也就是读者。与微信、微博相比,多看、鲜果联播、zaker们的优势何在?
再来看类似“今日头条”这样资讯聚合类APP,竞争对手们也很明显,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等门户的新闻类APP。今日头条们给用户的阅读体验不错,与门户新闻APP竞争或许有优势,但面临的最大风险是版权。门户早就与传统媒体、网站等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再加上自己的博客平台,他们的新闻类APP基本上不存在内容版权上的问题;且在版权购买方面,基本不会增加多少费用。反观今日头条这样的聚合类APP,不像媒体平台路线的APP,可以和媒体谈合作模式、广告分成甚至合作推广,资讯内容是分散地选自不同的媒体,通过分类组合或者智能个性化推荐进行分发,谈广告分成和合作推广,势必都比较难操作,可行的就是像门户一样通过付费购买解决版权问题,但成本会很高。
另外,即使是个性化推荐这条路子,和门户相比也没太多的优势。个性化推荐靠的是用户行为数据储备,“今日头条”的用户行为数据,就是来自微博的API开放接口,并非自有,命运还是掌握在别人手里。4月初,新浪门户首页的改版,深度与微博帐号对接,加入了个性化资讯推荐的模块,慢慢也在走同样的路线。手握庞大的用户行为数据资源,其他门户们迟早会走上这条路。当他们回过身来追你,一个大步就可以将“今日头条”们超越。
生存模式路在何方?
正如创业导师布兰克所说,商业模式很重要!有好的商业模式的话,在用户规模还比较小的时候,就能有点收入,这让投资者们看到希望,让员工感觉有前途。赚小钱也是钱,总比不赚光烧钱好!用户规模可遇而不可求,商业模式可试而不可缓。想等着有了用户规模再考虑商业模式,有时候可能为时已晚,想亡羊补牢都不成。
广告?移动阅读的商业模式,传统banner广告、图片类硬广不尽然一定能成功,这是限于屏幕大小、使用习惯的特殊性,不再多说。还有一种是广告即资讯,即软广告,这要靠精准投放。现市面上看有两种模式:一是个性化精准投放,如同新浪微博现在已上线的“粉丝通”;二是分类广告,专门开辟专门的广告区域,投放分类信息。这方面其实可以和分类信息网站(如赶集、58)合作,也可以如搜狐新闻客户端,引入生活、休闲类的商业合作栏目,或许是一条好路子。
转移用户至有盈利模式的产品也是一个方向,这方面扎客尝试过。在蘑菇街、美丽说这样电商导购类产品火了之后,去年年中,扎客推出了“橱窗”APP,可惜还没扑腾几下就悄无声息了。鲜果联播的规划版图中也有鲜果音乐、鲜果视频之类的设想,不过仅仅是设想而已。这个模式对用户规模的要求太高,没有上亿的用户规模,谈何转移用户?以当前移动阅读类APP的市场竞争格局和用户需求规模,这种模式成功的希望不大。
付费阅读?用户愿不愿意为内容付费,除了内容得足够好外,还得要求内容是独家发布。如果用户能从免费的渠道获得同样的信息,并且够快够完整,那何必要花钱。这又涉及到建立媒体平台的问题,和互联网巨头们相比,独立移动阅读创业者们优势和希望也不大。
前段时间写了篇《微博微信是新浪腾讯们自掘坟墓之举?》,被骂得好惨,以致于郁郁寡欢了两个星期没缓过来。不管是不是自掘坟墓,我也坚信移动互联网对互联网的颠覆趋势是潮流所向,关键要看何时能探索出一条移动互联网盈利模式的康庄大道,这条道要足够大。
移动阅读的前景,特别是独立移动阅读APP创业者们的前景,跟几类移动应用相比,从现在看情况更糟糕。与社交类APP比,用户黏性要差一些,用户规模要小一些;与工具类APP比,竞争压力要大得多;与游戏类、实用类APP比,盈利模式要暗淡许多。
也许,在VC们的逼迫下,今年将是移动阅读创业者们的最后一搏,生存还是死亡,就看能否挺得年底这道鬼门关了。

当心,电子书能“读”懂你什么

当心,电子书能“读”懂你什么不仅仅是你在读电子书。华尔街日报报道说,现在,《饥饿游戏》的出版商能知道,有1.8万名Kindle阅读器的用户把书中的一句话“因为有时候人们总会遇到一些事,但又没有做好处理的准备”在自己的设备上标为了高亮。在传统出版界,读者满意度主要是通过销售数据和书评等事后数据来衡量。如今,由于出版社和书商开始获得大量数据,再加上更多科技公司将目光转向了出版界,这种情况正开始发生转变。目前,电子书出版领域的亚马逊、苹果和谷歌能够轻松跟踪读者的阅读进度、花在阅读上的时间、以及搜索图书时使用的关键字。iPad、Kindle Fire和Nook等平板电脑的图书软件能够记录用户打开软件的次数并能记录他们的阅读时长。借助电子阅读器Nook在电子书市场占有25%~30%份额的巴诺书店,最近已经开始对“超出他们所能运用的数量的数据”进行细致分析。并与出版商分享调查结果,以帮助他们推出出更有吸引力的书籍。
以下是一些很有意思的发现:1 购买系列书籍的读者,会把整个系列当成“一本”小说来读完。例如,购买像《五十度灰》这样的畅销系列小说或是薇诺妮卡•罗斯所作的《分歧者》这样的青少年系列小说第一部的Nook用户往往会把该系列全部读完,彷佛他们读的就是一本小说。2 人们在读小说时一般会连续读完,而读非小说类书籍时往往会有间歇,而且非小说类书籍、特别是篇幅长的,更容易被扔到一旁。3 科幻小说、言情小说和犯罪小说的爱好者的阅读速度常常比文学类小说读者的速度快得多,而且他们会把看的书大多数都看完。文学类小说的读者读书半途而废的情况更常见,并且常常会同时交替阅读不同的书籍。
如果读者在某系列科幻小说里的某个地方突然放慢了速度或不再读下去,出版商就能知道这个系列从哪里开始失去吸引力。利用这些发现,巴诺书店也在调整销售策略。比如,数据显示Nook的读者经常弃读长篇幅的非小说类书籍,巴诺书店就推出了短篇非小说作品集“Nook Snaps”,内容涉及从减肥、宗教到“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五花八门的话题。一家名为Coliloquy的电子出版公司走得更靠前,它的电子书允许读者自己设计人物角色和情节线索。公司的工程师负责汇总读者的选择数据,发给作家,作家再在他们接下来要写的书中调整故事线索来体现受大众欢迎的选择。目前,出版商仅仅是刚开始细致考虑电子阅读数据的潜在用途。分析学也许能够帮出版业夺回部分被游戏和社交媒体抢走的消费市场。
但也有一些隐私监管机构提出,应保护电子书读者的电子阅读习惯不被记录下来。今年早些时候,加州制定了《读者隐私法案》,它加大了执法机构获取消费者的电子阅读记录的难度。网络安全专家及作家布鲁斯·施奈尔担心,由于害怕自己的阅读会被跟踪,读者可能会彻底远离关于健康、性行为和安全等敏感题材的电子书,其中也包括他自己写的书。他说,“我们读的东西有许多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