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限薪同盟:Facebook 拒绝入伙

硅谷限薪同盟:Facebook 拒绝入伙(原文来自《第一财经日报》,虎嗅摘编)
美国最新公开的一项反托拉斯诉讼的法庭文件将一系列足以让硅谷颜面尽失的隐秘细节公之于众。文件称,这个同盟正在以硅谷为核心向全球辐射,而唯一拒绝“加好友”的只有脸谱网公司(Facebook)。
在5月下半月将开始的一场审判中,硅谷几家最著名的大公司包括谷歌、苹果、英特尔和Adobe,都将因共谋限制员工工资被集体起诉。共计有6.4万名员工要求高达30亿美元的损害赔偿,他们称从2005~2009年期间,这些大公司一直限制互相招聘。迪士尼公司的皮克斯和卢卡斯影业以及Intuit公司也都在最早的被告名单上。
根据庭审前已经公布的文件,从2000年开始,这些公司高层在雇佣员工时就经常互相通气。Intuit公司主席坎贝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担任乔布斯、施密特等硅谷大公司总裁的顾问,他的任务是从中斡旋来保证各家科技巨头不会互相挖对方员工。这些同盟协议往往由高层亲自出面周旋。根据2005年2月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给高层的一封邮件,乔布斯找到布林,抱怨说谷歌一直在招聘苹果的员工。布林在邮件里写道,乔布斯当时对他说:“如果你招收其中任何一个,就意味着开战。”布林在法庭供词中称,“乔布斯有点疯了”。
对苹果员工的限制雇佣只是同盟协议中的一角。谷歌公司2008年一份名为“雇佣政策特别协议”的保密文件罗列了更详细的分类。比如“限制雇佣类”包括Novell、甲骨文等公司,这个分类适用原则为:不雇佣产品、销售、人事行政岗位经理级别及以上员工,即便他们主动应聘;“不打电话类”则包括苹果、IBM、Illumina、英特尔、微软等公司;还有“敏感公司类”,对这类公司员工的招聘需要谷歌执行官的确认,包括美国在线、戴尔等。
Facebook 唯一例外
坎贝尔没有能把Facebook拉上船。根据最近公布的法庭资料,在3月28日,美国地区法官露西科赫说,坎贝尔在试图把脸谱网公司也拉入共谋时失败了。“我当时拒绝了限制Facebook招聘来自谷歌的员工。”脸谱网公司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在一封法庭文件中称。布林在法庭的证词中称他开始接到持续不断的报告,记录有多少谷歌员工跳槽到了Facebook,又有多少Facebook的员工加盟了谷歌。谷歌当时的CEO施密特在供词中则说,2008年左右,Facebook的高管人员基本都是谷歌的前员工。最戏剧化的事件发生在了2008年3月,时任谷歌副总裁的桑德伯格也离开谷歌转投Facebook。
加入文集

创业者挤破头去申 Y Combinator,值得吗?

创业者挤破头去申 Y Combinator,值得吗?(原文来自 TechCrunch,虎嗅编译)

每次有人问到我有关 Y Combinator 的事情,总会问一句,“值得吗?”考虑到 Y Combinator 是一个很复杂的创业项目,所以很难给出一个简单的回答。
在 Y Combinator 的日子里,我们有机会结识了许多朋友,从经验丰富的创业者那里学到了许多,见了不少风投,甚至签下了不少有价值的早期客户。
这其中的益处很难去量化,但是有一点是比较明显的,那就是融资。自从创业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在搜集融资方面的数据,而且有幸在加入 Y Combinator 之前和之后吸引了不少投资人。最近我们整理了一下数据,试着判断一下加入 Y Combinator 是否值得。
在融资过程当中,我们意识到判断能够成功(拿到钱)最重要的一点是,投资人是否由引荐而来,还是说由我们先接触他们。为此我们特地为每一个投资者进行了标明。
此外,为了更好地衡量加入 Y Combinator 的价值,我们把投资人分成了两类:加入 Y Combiantor 之前的,和加入之后的。前者我们称之为 Pre-YC,后者我们称之为 Post-YC。这并不是一个投资轮的分类,仅仅是用加入 Y Combinator 前后的时间作为区分。
目前我们一共送 SV Angel、CrunchFund*、Mesa+、Initialized Capital、Sherpalo Ventures、Google Ventures、RightVentures 和 Founders Fund 等投资人那里募集了 300 万美元。这里还包括 YC 及其风投基金。
被 YC “录取”意味着锁定了 YC 的一笔投资。所以我们认为加入了 YC 的创业者对于是否能收到 YC 的投资不需要列为考虑的因素。
融资经历
我们和潜在的投资人一共有 121 次电话/会面纪录,其中有 43 人给我们开了投资支票。也就是平均每次电话/会面的融资金额是 25041.32 美元。
最明显的区别是投资人的来源(内部引荐还是外部接触)。需要说明的是,我们把内部引荐定义为直接联系我们要求演示的投资者,或者是朋友关系网络我们里面没有主动要求就得到引荐的。其他的则都被列为外部接触。
我们的投资者——所有 43 家——全都是主动联系我们或是通过他们的关系网络来要求演示的。即使是在我们主动要求下由朋友介绍,结果也是和外部接触的结果一样。我们意识到,当在你的要求下去做演示的时候,实际上演示者并没有在自然地做一件事。如果有人觉得你们是一个很棒的投资机会,他们早就会介绍投资人给你认识了。在我们的经历看来,唯一值得的演示是在没有以任何方式要求的情况下进行的。其他的无非是在浪费大量的时间。
最后有一点要说的是,几乎每一个风投都会抽空和每一个创业者见面。为什么?因为这是他们的工作,就是见创业者。也意味着,如果他们约定好了时间,比如周五上午 11 点在旧金山某地见面,他们就可以:一、不用开车去沙丘路(Sand Hill,风投办公室集中地)了。二、提前抵达塔霍湖(Tahoe)并且晚上可以在那里慢跑。除此之外,不要想多了。你的创业想法或是公司的发展轨迹还没有走上正轨,你只不过是在为了追逐资本而浪费宝贵时间而已,而且希望不大。

那么 Y Combinator 的项目有什么价值?
在融资方面,Y Combinator 的贡献不能被过分高估。就我们的创业项目来说,YC 意味着在四分之一的时间里募集到四倍的资本。我们能够吸引到更多的投资者,而且花更少时间在与风投会面上。
当然这并不是说没有加入 YC 你就没有机会了。

Medium 被风吹上天了:Greylock 成为新一轮融资最大投资方

Medium 被风吹上天了:Greylock 成为新一轮融资最大投资方(原文来自 Re/Code,虎嗅编译)
Medium 要玩大了。
这家内容协作发布公司刚刚完成了价值 2500 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这是该公司一年多来最重要的一笔投资。本轮融资的投资放包括 Google Ventures(由合伙人 Kevin Rose 负责),SV Angel 的 Ron Conway 和一些其他的投资人,比如 Chris Sacca 和 Peter Chernin。此外,还有 Tim O’Reilly、Michael Ovitz、Gary Vaynerchuk、Betaworks、Code Advisors、CAA Ventures 和 Science。
本轮融资最大的投资方是 Greylock Partners,这家风投公司曾经投资了 Facebook、LinkedIn 和 Tumblr。投资金额数目之大,以至于合伙人 David Sze 和 Josh Elman 将会和首席执行官 Evan William 一起成为 Medium 的董事会成员。
本轮融资也是 Medium 自创办以来首次接受外部风投机构的资本。在这次融资之前,Medium 所有的资金都来自 Williams 本人旗下的孵化器和投资部门 The Obvious Corporation。
Williams 是 Twitter 的联合创始人和前 CEO,并在 Twitter 去年上市之后正式成为了一位百万富翁。
那么为什么 Williams 还要外部资本的钱?
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Williams 提到了几点理由:随着 Medium 规模的增长,接受多方外部投资者的资本是一种长线思考和公司雇员多样化的标志;有越多的利益方持有 Medium 的公司股份,他们就越看重这家公司的成功。
Williams 还特地挑选了 David Sze 和 Josh Elman 作为董事会成员。David Sze 有着很好的投资纪录,曾经是 Facebook 董事会的观察员,目前还是 LinkedIn 董事会成员。 Josh Elman 和 Williams 在 Twitter 时候就曾经一起工作过,交情深厚,当时 Josh Elman 是 Twitter 的一位产品经理。
现在 Williams 可以利用一下外部投资者带给他们的资源了,都是一些他在忙于产品和公司运营时没时间做的。
Medium 到底是什么?
尽管 Williams 一直表示 Medium 是“互联网上用户分享创意和经理的一个新地方,可以超过 140 个字符而且不仅仅是好友分享,”但是外界仍旧不太清楚这个东西到底意味着什么。不仅如此,考虑到早期的邀请制和高逼格的设计,许多人认为 Medium 只做高质量的内容。
Williams 坚称这些说法都是不对的。他表示自己在内容上的思路是“一致服务所有人(come-one, come-all)”,而不会在形式上将某种内容挡在外面。“我们欢迎所有的‘烂文章’,也喜欢长一点的文字。但是 Medium 不仅仅是一个长格式的内容平台,”他在采访中这样说道。
理想化一点说,Williams 希望将 Medium 发展成像是杂志创意总监的角色,可以吸引杂志内容里面不同的内容,丛封面特稿到十大排名,再到卡通甚至是视频。Williams 也聘请了几位编辑负责 Medium 的不同板块,但是 Medium 里的“编辑”并不是传统的杂志编辑;板块编辑基本上是在物色好的内容生产者和故事题材,挖掘作者,邀请他们来这个内容平台,并和他们一起思考内容题材。
Medium 为一部分作者付费,不过此举更多的是为了刺激用户群的创意并吸引更多人——不一定是专业作者——来使用这个平台,作为自我表达的地方。
改变
过去几个月 Medium 最大的变动就是 Biz Stone 和 Jason Goldman 的离开,此二人曾经在 Twitter 和 Blogger 与 Williams 共事多年。Williams 称他们二人目前已经不再涉及 Medium 每天的运营事务,且因为二人各自有自己的创业项目,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参与了。

当Paul Graham是我的创业考官

当Paul Graham是我的创业考官今天终于可以好好坐下来,静心回顾做个年度小结。
创业到现在也快一年了,作为一个确切说只有两个人的小团队——我和周兄,在强手如林的硅谷坚持自己最初创业的一点信念,能走到今天却已经出乎我们的预料。不过可以肯定是,那些一直以来关于用户关于产品的探讨和激辩,说服和被说服,将来都会成为我们作为个人创业经历的一笔财富。
11月初收到YC的面试通知邮件其实也没有让我们欣喜若狂,因为当初在选择OnlineTravel这个行业的时候(再确切些,是选择TravelPlanning这个切入点),也已经认清了现下投资的大趋势对我们融资并不利。这几年硅谷的投资风向标都会更倾向B2B,而不是B2C,  热衷扔钱的行业不外乎Healthcare、Education这些。很多人的感受是,旅游业已经过热,玩家太多,没钱可以赚……这些或许是对的,但也不尽然,关键是看怎么切入。我和周兄认为,自助游这个大饼只会越来越大,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很好的解决。我们身边被过载信息库困扰而无法有效策划行程的朋友数不胜数。就算是hotel、flight的比价网站,诸如国内的”去哪儿”或美国原型的Kayak,也还是面临很多年轻团队时不时挑战他们的地盘——这其中包括YC  company:Hipmunk。
回过头看我们创立的BUTU的切入点:计划行程。我保证你在心里嘀咕,这个貌似离钱更远。搞什么?而且国内外也有很多平台好像都有提供此类服务。但是你用过谁了吗?多半是没有。所以可以小小庆幸的是,大家做了那么久,还没有一家独大的局面出现,以后也不会,而更有可能是百花齐放。BUTU不是一个分享游记的网站或者应用,所有那些貌似post-trip的内容其实都是为了支撑如何更方便地在pre-trip计划行程。骨子里面,BUTU收集用户信息,结合全球目的地的POI,把无数的点串起来变成纵横交错的线,织成一张不断的网。中间即使一条线断了,还有许许多多并联的线可以连得通。在不影响用户阅读舒适度的前提下,BUTU把数据适度结构化,从而更为精准地影响用户的消费决策,尤其是在旅行前。
想想看,每个人在计划行程的时候,要求都不一样,先后顺序也不一样。试图通过一到两个所谓含高科技的工具去满足那么多复杂的策划需求不切实际。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当中的一部分目标人群抓住且满足了他们的偏好和习惯,那这个产品或者服务就是有价值的。BUTU面向自助游里面那些其实有能力自己计划,但是没有太多时间和耐心、可又对行程的质量和水准有较高要求的人群。
回来继续说面试。我们选的面试时间是上周五(11/15/2013)下午两点半。面试地点是位于硅谷SunnyvaleY Combinator的办公楼。进入大厅,感觉和大学的饭厅差不多。大长条凳子桌子,很朴素,有吃有喝。两个小秘把守着几个面试房间的门,看着你们这群眼睛里发着光的创业小P孩,嘴边流露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我们到的时候,好几个别的创业团队已经三三两两坐着了,脸上透着激动和忐忑。有一些YC以前的Alumni也会过来凑热闹,不停穿梭在这些后辈中,坐下来介绍自己的经验,给点过来人对产品的意见,但其实是在为自己的business做宣传,互惠互利。
面试有四个房间,每个房间里面有3-4个左右的YCPartner同时面试入选的团队。根据以往的数据,每次入选YC面试的团队差不多不到所有申请人的3%。最后入选的比例也只有0.6%。近几年申请人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YC入选的标准也随之提高。
申请YC的过程和500 Startup的侧重点很不一样,你可以从YC申请表里面那些问题就可以看出些端倪来。不管是申请表还是面试,YC面试官更喜欢直截了当的回答,no bullshit. 除了idea很重要,人家更在乎团队。包括执行能力、凝聚力和持久力。我们所知道的一个前辈,坚持做了三年,申请了三次YC,最后YC终于被他们的坚持打动了。且不说产品到底有没有市场,至少说明人家的团队非常牢靠。很多看似背景光鲜的团队,遇到难关就分崩离析,就算进了YC拿到了投资人的钱也是毫无结果。
我们在面试前最后5分钟才从小秘那里告知,我们被分到了Paul Graham的那个房间。这让我很兴奋,终于可以和硅谷创业界教父切磋切磋。对待这次面试,我们是以平常心对待的,希望得到一些前辈的指教。Youtube上面有无数Paul Graham的访谈,其实很多也都是他早年更理想主义的一些谈话,看客最好不要被他”忽悠”。近几年, 由于越来越多的孵化器应运而生,YC作为全球顶尖的孵化器,在选择团队的时候也变得更实际(说白了,就是更注重商业模式,而不是单单产品是否有市场有用户。是否有价值)。 
果然,自我介绍之后,一上来, Paul就劈头盖脸问:你们做的是否是一个自动生成旅游线路的工具?我们说不是。其实不惊讶他会这么问,我们也看到过不少国内外的所谓”自动”生成推荐线路的平台。但BUTU有自己的理念,也并不看好这种机器生成的线路的。你能想象,难得出去旅游一次,你会把赌注都放在一条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旅游线路呢?没有任何原作者的信息,只是根据一些或许可以相对容易量化的标准给你做推荐?机器还没有聪明到自动定义你是什么样的人,这些都是非常微妙的判断。
解释清楚我们的不同以后,Paul又开始问一些别的我们都心里想过无数遍、自己问过自己无数遍的问题。比如我们和Lonely Planet的区别?我们初期是如何在线下接触超过200位旅游达人、并通过我们设计的新一代游记发布工具吸引初期用户上来试用并提供产品反馈?我们怎么打算改进产品等……除了PG、Trevor Blackwell、Robert Morris,Paul的太太Jessica Livingston也是同一个房间的面试官之一。她作为唯一女性,恰恰是我们针对的用户之一(大部分家庭都是女性策划行程)。所以我们也和她交流切磋了一下。总体来说,我认为关键的点都表达了,只是没有时间细说我们在盈利模式的一些进展。比如我们的第一笔收入居然是和美国闪购网站合作得到的佣金。另外还有线下我们刚刚着手试验了为中国自助游游客来美提供定制行程的深度咨询及旅游期间实时咨询的商业模式。
面试时间太短,感觉很多可以探讨的东西都还只是开了个头。Paul问了很多问题。对我们作为在美国的中国人团队,是否有精力和能力同时探索美国人以及中国人的市场有点不确定,但是又对这种可能性存在一定的兴趣。当晚的拒信,也暗含了我们没有入选的几个原因:1) YC近几年投的团队,旅游行业的,除了Airbnb比较成功以外,其他的几个,包括Vayable,都在产品上做出对盈利模式的妥协。2) 从Paul的角度,就算对我们的方向和产品有认同,但是由于我们的盈利点才刚刚开始有点眉目,他可能还不想做那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让我对他有点失望。所以我说PG现在也变保守了,向现实低头了。当然,站在他的角度,既然已经扔钱去了几个现成的YCtravel companies,与其押注在我们身上,还不如让那些表现不佳的公司去试验我们做的东西?这只是我个人猜测。其实也无所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我想对Paul说,好吧,那你就观望吧。对BUTU来说,秉持的态度一向就是:若有融资自然最好,若能够先做到自给自足还不赖。这点希望倒还是有的。很开心我和周兄在这个我们都有热情和想法的领域做了一年。
最后扯个题外话,YC或许会问:如果谷歌做了你做的事情,你怎么办。这个问题其实也很好回答,那就是他们肯定有这个能力,但是他们不会去做,因为对谷歌这样的大企业来说,他们的重心不会放在这里。但是YC肯定不会问诸如我之前在国内某种子投资公司遇到的囧问题:如果别人山寨你怎么办?细细想想,这个其实并不是个问题。既然我们更倾向于成为一个服务性的创业公司,那么用户体验岂是那么容易就被完全复制的?山寨一个电风扇到七八成可能是个问题。用户体验而言,即使是 95% vs. 90%,那5%的差别就足以决定成败。除非山寨你的是谷歌。那我们需要的是默默做大,等有点规模了以后被发现,谷歌就算做但如果发现成本超过收购我们的成本。这就是成功。
坚持住。创业万岁,理想万岁,面包会有的。
向作者提问

Snapchat踢开Facebook 30亿美元收购邀约,接受腾讯投资——虽然马化腾并不觉得这产品有多好玩

Snapchat踢开Facebook 30亿美元收购邀约,接受腾讯投资——虽然马化腾并不觉得这产品有多好玩10月底时,《华尔街日报》一则消息称,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曾有意以高于Instagram的价格收购“阅后即焚”图片分享应用Snapchat,但Snapchat CEO埃文·斯皮格(Evan Spiegel)不愿出售公司。
这个价格,当时报的是超过10亿美元。
根据最新的消息来看,我们都太低估扎克伯格的雄心、急于获得Snapchat的心情了。据《华尔街日报》网站最新消息,知情人士称,最近几周,Facebook高管再次与Snapchat进行联系,试图以30亿美元或更多的现金方式收购Snapchat。这一报价对于Facebook来说将是其规模最大的一笔收购报价,数额超过了Facebook在2012斥资近10亿美元收购图片分享社交网络Instagram的一倍。但其收购要约仍然遭到Snapchat拒绝。
Snapchat在美国年轻人中火爆得不得了,而Facebook早在今年三月份即承认,“年轻人已对我们感到厌倦了”。
Snapchat拒绝Facebook时,正值其他投资者和部分潜在买家也对这家“阅后即焚”照片分享应用产生收购兴趣之际。据悉,腾讯公司在Snapchat最新一轮融资中,牵头对Snapchat进行投资,使得成立仅两年的Snapchat估值达到了40亿美元。#不过埃文·斯皮格谦虚点!你这也比不上雷军叔叔创造的神话#
知情人士称,至少在明年初以前,现年23岁的埃文•斯皮格尔很可能不会考虑出售或接受来自外部的投资。消息人士称,斯皮格尔目前之所以不打算作价出售Snapchat,因为其希望Snapchat的用户数量及业务数据会保持继续增长,从而获得更大估值。
Snapchat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Snapchat尽管当前并未产生任何收入,但在当前社交媒体应用中却备受推崇,尤其是受到青少年和年轻人的青睐。
马化腾曾在前不久的论坛中谈到他做互联网这一行的危机,就是看不懂年轻人。
“年轻人现在在互联网上喜欢的东西,我越来越看不懂了,这是我最大的担忧。包括现在美国一个非常火的发送照片的平台,但是我用起来觉得很没意思,我本来就干这行,但是我都觉得没意思,但是12到18岁的女孩子非常喜欢玩,特别火爆。”
他虽然看不懂,但是腾讯还是投了(如果“据传”的消息是真实的话)。这也是马化腾吃出来的亏、长出来的记性。Pingwest曾报道,腾讯负责国际业务的高级执行副总裁David Wallerstein曾八卦道:早在2005年底David就向他的老板马化腾建议投资当时刚刚出现的YouTube,但被马化腾以“看不懂”为由最终回绝了。后来人家以16亿美元卖给了谷歌。

“独角兽”俱乐部:十亿美元的创业公司们告诉了我们什么

“独角兽”俱乐部:十亿美元的创业公司们告诉了我们什么(原文来自 TechCrunch)
许多创业者,当然还有在身后支持他们的风险投资人,都希望创办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
为什么开发者对“数亿美元投资退出(billion dollar exits)”这么关心呢?从历史情况来看,顶级风投基金的收益主要来自它们持有的少数几家公司。除此之外,传统风投基金都已经发展得比较大了,需要有更大的“投资退出(exits)”获取可以接受的回报。比如,只是收回一家规模 4 亿美元风投基金的初始资本,可能意味着需要持有两家估值 10 亿美元的公司各 20% 的股份,或者是在一家估值 20 亿美元的公司被收购或上市的时候占有其 20% 的股份。
我们就要问了:一家创业公司的估值达到十亿的可能性有多大?有没有什么是我们可以从过去十年的成功案例中学到的,比如 Facebook、LinkedIn 和 Workday 这些公司?
为了回答这些问题,Cowboy Ventures 团队建立了一个数据库,搜集了美国市场的一些科技公司,这些公司都创办于 2003 年,并且最近都在私募和公开市场达到了 10 亿美元的估值。我们称之为“学习计划”,这个项目仍在进行中。
在阅读下面的内容之前,有两点需要注意:一、我们的数据基于公开信息源,比如 CrunchBase、LinkedIn 还有 Wikipedia;二、得出的结论来自一时的印象,绝对是有片面性的。
这里就是我们发现总结的几点:
一、我们发现 39 家公司符合我们称之为“独角兽俱乐部(Unicorn Club)”的标准(即:美国软件公司,2003 年创办,在私募和公开市场的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这部分公司占风投融资的消费类和企业软件新创公司总数的 0.07%。
二、过去十年,平均每年出现四家“独角兽”公司,Facebook 则是一只“超级独角兽(super-unicorn)”(估值超过 1000 亿美元)。最近的几十年当中,每十年有一到三家超级独角兽公司出现。
三、消费者市场领域的“独角兽”公司发展得更丰富,总体来看创造了更多的价值,即便是不将 Facebook 计算在内也是如此。
四、但是企业市场的“独角兽”公司平均来看市值更高,募集的私人资本更少,在私募投资上带来的回报更高。
五、这些公司一般会均匀地分布在这四种主要的商业模式类别当中:消费类电子商务交易、消费者受众,软件服务(Saas,Software-as-a-service)和企业软件。
六、平均需要七年以上的时间才会有“套现机会(liquidity event)”,这不包括我们榜单上排名第三仍旧是私有状态的这家公司。在成功退出之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七、经验欠缺,年龄二十多岁的创业者们是“独角兽俱乐部”的局外人。那些创始人受过良好教育,年龄三十多岁,并且创业伙伴互相之间有很长合作历史的公司,往往获得最大的成功。
八、曾发生“大的转型(big pivot)”,与最初产品模式截然不同的创业公司,加入“独角兽俱乐部”的机会很小。
九、旧金山(而不是硅谷)如今是“独角兽”们的家。
十、独角兽俱乐部的创业者们各自的背景差异很小。
这里是一些深层的解读
一、欢迎来到只有 39 名成员的独角兽俱乐部:金字塔顶端的 0.07%。
・难点就在于弄清楚这个俱乐部的候选者都有哪些。美国风投协会(NVCA)的数据显示,自 2003 年起美国有超过一万六千家与互联网相关的公司得到了融资;Mattermark 过去两年的数据是 12291 家;新罕布什维尔大学商学院风投研究中心的数据是每年有一万到一万五千家软件公司得到种子轮投资。我们假设过去十年有六万家软件和互联网公司募集到了风投资金,也就是说其中有 0.07% 的公司成为了“独角兽”,也就是每 1538 家公司中有一家。
・结论:想要创办或投资一家十亿美元的公司非常困难,而且机率很低。科技新闻可能给人的感觉是每分钟都有一个赢家诞生——但是现实情况是,发生这种情况的机率介于职棒大联盟(MLB)比赛里接杀一个出界球的概率与某人一生中被闪电击中的概率之间。或者说,比申请斯坦福大学的难度要高 100 倍之多。
・但这 39 家公司的确证明是可以做到的——它们也提供了一些可供参考的东西。

二、Facebook 是过去十年的超级独角兽(超过 1000 亿美元的估值)。每一次重大科技潮流都会伴随一个或多个超级独角兽的诞生。
・Facebook 占到了 39 家公司 2600 亿美元总市值的超过一半的比重。
・过去几十年也出现了其他超级独角兽公司。1990 年代是谷歌,目前该公司的市值是 Facebook 的三倍左右;亚马逊,市值在 1600 万美元左右。1980 年代是思科。1970 年代是苹果(目前是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甲骨文和微软;1960 年代则是英特尔。
・超级独角兽公司都有什么相似之处?1960 年代是半导体时代;1970 年代是个人电脑诞生的年代;1980 年代是一个新的网络世界诞生;1990 年代,现代互联网爆发的前夜;二十一世纪初,新的社交媒体成立。
・每一次科技创新潮流都伴随着一家或更多家超级独角兽公司的崛起——这些公司会改变你的生活、工作和投资情况——如果你不够幸运/聪明成为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的话。这也带来了更多的问题。下一个十年里最本质的科技革新是什么?是否会出现一至两家新的超级独角兽公司吗?
平均每年会出现四家独角兽公司。但不是每年都有这种情况发生。
・除了 Facebook 之外,剩下 38 家公司的估值平均在 36 亿美元左右。在上文写完有关超级独角兽公司之后,这个数据可能会令人感觉失望。但是不要忘了,创业公司一般都会以大多数人认为是疯狂、愚蠢或无关紧要的想法作为起点。只有经过许多年的努力外加非常好的运气,有一小部分公司才会成长为独角兽公司,这种情况极其少见,非常厉害。
・过去十年里,独角兽公司的数量并不是很多。情况最好的是 2007 年(36 家里有 8 家);数量最少的是 2003 年、2005 年和 2008 年(据目前所知的情况是如此。目前还没出现一家 2011 年创办的公司)。从这个情况来看,目前还不清楚每年独角兽公司的数量会随着时间发生变化。
・按时间顺序将这一数据展现出来——有哪些公司变得更有价值了,有哪些公司从这个榜单上消失了——进而去解读那些有潜在机会成为独角兽公司(估值在 10 亿美元以下)的榜单。或许在未来值得进一步写文章说明。

三、过去十年,面向消费者市场的公司创造了总市值的绝大部分。
对早期消费类科技公司的投资在过去一年显著降温了。但是如下几点值得注意:
・三家消费类公司——Facebook、Google 和 Amazon——是过去二十年里的超级独角兽公司。
・面向消费市场的公司比企业市场的独角兽公司多,这些公司占到除 Facebook 之外总市值的超过 60%。
・这 39 家上班的公司可能严重低估了消费类科技的价值。榜单中仍旧是私有状态的 14 家公司中,有 85% 面向消费者市场(比如,Twitter、Pinterest 和 Zulily)。一旦有了“套现机会”,这些公司的市值将会有很大增长,进而提升消费类独角兽公司的总市值。
四、面向企业市场的独角兽公司在私募投资上的价值回报更高。
・企业领域风投当下非常诱人的一个原因是:榜单上的从事此行业公司平均在私募市场筹集了 1.38 亿美元——目前这些公司的市值是所募集资本的 26 倍。
・在这一点上表现尤其突出的是 Nicira、Splunk 和 Tableau,这三家公司均在私募市场筹集了不到 5000 万美元,现在平均市值是 38 亿美元。
・此外,Workday、ServiceNow 和 FireEye 的市值是其所募集资本的 60 倍。
・与风投所宣称的企业类创业公司需要更多早期资本的论调恰恰相反,我们并没有在面向两类市场的独角兽公司身上发现 A 轮融资的不同之处。
消费类公司的投资回报相对低一些。
・消费类独角兽公司平均募集了 3.48 亿美元,大约超出企业类独角兽公司的 2.5 倍;目前市值是总募集资本的 11 倍左右。
・其中募集了非常多私人资本的公司是 Fab、Gilt Groupe、Groupon、HomeAway 和 Zynga。
・这表明在一个“快速扩张(get big fast)”的世界,创办一家超级成功的消费类科技公司需要更多的资本;或许意味着创始人和投资人过去十年对于消费类互联网公司过高的估值负有责任,消费类科技公司的投资者所获得收益更少了。
五、有四个主要的商业模式在带动价值增长,网络效应也发挥了作用
・我们将这些公司划分为四个商业模式,在拉动总体价值增长上发挥了同等作用:一、电子商务:消费者为商品或服务付费(11家公司);二、受众:对消费者免费,通过广告或其他方式盈利(11家公司);三、SaaS:用户付费(通常是“freemium”模式)或者是基于云的软件(7家公司);四、企业客户:公司为大规模的软件付费(10家公司)。
・榜单上的电商公司没有一家将实物库存作为商业模式的核心。除此之外,电商公司平均会募集更多的投资——估值与募集资金之比最低,很可能是导致近期电商投资降温的主要原因。
・38 家公司里只有 4 家采用移动优先(mobile-first)的战略。这一点并不令人感到惊讶,iPhone 是 2007 年才推出的,而第一部安卓设备要到 2008 年才面世。
・榜当上将近一半的公司所具有的另一个共同点是:网络效应。社交化时代,网络效应帮助企业迅速获得大量用户,极大地降低了资金成本(比如 YouTube 和 Instagram),很快地提高了企业的估值(比如 Facebook)。
六、这是马拉松,不是短跑:要经历至少七年以上的时间才有机会“变现(liquidity event)”。
・榜单上有 24 家公司花了 7 年时间才有机会上市或者被收购,这里不包括 YouTube 和 Instagram 的极端例子,这两家公司都在成立的两年内以超过 10 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
・榜单上的 14 家公司仍旧处于私有状态,这会将平均变现期延长至 8 年以上。
・与消费类公司相比,企业类公司要多花一年时间才有机会等到“变现机会”。
・在九家被收购的公司中,平均的估值达到了 13 亿美元;很可能这是收购方喜欢在这些公司更值钱之前将他们从市场上收入囊中的一个估值点。
七、二十多岁欠缺经验的创业者机会不大。
・榜单上的公司普遍不是由缺少经验的首次创业者创办的,创业者在创办这些独角兽公司时的平均年龄是 34 岁。虽然 Facebook 的创业者们是 20 多岁时创办的这家公司,但是榜单上市值排名第二的 LinkedIn,创业团队的平均年龄是 36 ;Workday 的创始团队平均年龄达到了 52 岁。
・受众模式驱动的公司,比如 Facebook、Twitter 和 Tumblr,有着最年轻的创业者,公司成立时团队平均年龄是 30 岁左右。SaaS 和电商模式的公司,团队平均年龄在 35 岁到36之间;企业类软件公司成立时创始团队的平均年龄是 38 岁。
有多年合作经历的创业团队会取得更大成功。
・榜单上有 35 家公司不是单独一位创始人——平均创始人的数目是 3 个。他们所扮演的角色从联席 CEO(如 Workday 公司)到技术合伙人(如 Fab.com)不一而足。
・90% 的创业团队是由多年合作关系的伙伴组成,或是学校或是工作上的关系;有 60% 的创业团队曾经一起工作,有 46% 的人曾经一起上学。
・曾经一起工作的团队会为公司制造更多的价值。
・只有四家公司的团队没有共同的工作或求学经历,但是都有一段类似的背景。
・有四家独角兽公司的创业者是单枪匹马(ServiceNow, FireEye, RetailMeNot, Tumblr——一半企业类,一半消费类),这四家公司均有各自的“变现机会”,市值也要比创始人是多位的公司更高。

长期来看,大部分公司创始人 CEO 会带领公司扩大规模,但并不是所有创始人都会陪伴公司一直走下去。
・有 76% 的创始 CEO 会带领公司直至出现一次“变现机会”,69% 的创业者仍旧是公司的 CEO,许多还是上市公司的 CEO。这表明许多创业者有着长期的愿景、投入,并有能力在没有资金、产品和员工的情况下白手起家,直至发展成一家“独角兽”公司。
・31% 的公司在发展过程中会更换 CEO;这些公司的平均市值更高。原因之一:有大约 40% 的企业类“独角兽”公司会做出更换 CEO 的决定(消费类公司这一数字则是 25%)。所有在“变现机会”之前更换 CEO 的情况都发生在企业类“独角兽”公司,往往在上市之前新加入的是有经验的、“有品牌标识意义的(brand-name)”领袖人物。
・榜单上只有一半的公司仍旧保留所有公司成立时的创始人。平均来看,这一数字是两至三人。
并非新手:创始人往往具有丰富的创业和科技企业经验。
・有将近 80% 的独角兽公司至少有一位创始人之前曾创办过一家类似的公司。一些创始人早在高中时期就展现出创业者的 DNA。以往的创业经历或是失败,或是成功,创业项目的内容也多种多样,有家教和零食,也有 PayPal 和 Twitter。
・只有两家公司的创始人之前没有科技/软件行业的经验;38 家公司里面只有 3 家公司没有技术合伙人(HomeAway、RetailMeNot 和 Box)。
・大部分创始人 CEO 拥有技术方面的大学学历。
教育背景优秀:许多“顶尖学校的毕业生”和辍学生
・绝大部分的创业者曾经在选拔严格的高校就读(比如:康奈尔、西北大学、伊利诺伊)。榜单上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公司,其创始人当中至少有一位毕业于“排名前 10 位的大学”。
・斯坦福排位靠前,榜单上有三分之一的公司其创始人当中至少有一位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38 家独角兽公司里面有 8 家公司的创始人是哈佛毕业生;有 5 家公司的创始人毕业于伯克利;有 4 家公司的创始人毕业于麻省理工。
・另一方面,有八家公司的创始人从大学辍学,五家市值最高的公司当中有三家(Facebook、Twitter 和 ServiceNow)是由辍学生创办的,但是这些辍学创业者有科技公司方面的经验,Facebook 除外。
八、曾发生“大的转型(big pivot)”,与最初产品模式截然不同的创业公司,加入“独角兽俱乐部”的机会很小,对企业类公司尤其如此。
・几乎没有公司转型成功。榜单上 90% 的公司保持着最初的产品计划。
・在最初产品发布之后发生转型的四家公司全都是消费类互联网公司(Groupon、Instagram、Pinterest 和 Fab)。
九、湾区,特别是旧金山,已经成为绝大多数独角兽公司总部的所在地。
・这并不太令人感到意外,榜单上的 39 家公司有 27 家总部位于湾区。令人感到惊讶的或许是这些公司从硅谷搬到旧金山的趋势:有 15 家独角兽公司的足部位于旧金山;11 家在 Peninsula;一家在东湾(East Bay)。
・纽约城已经成为独角兽公司的第二大基地,是三家公司的总部所在地。西雅图两家,奥斯汀两家,是排在后面的最集中的城市。
十、独角兽公司创业者群体的多样性仍旧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只有两家公司的创业者包含女性:Gilt Groupe 和 Fab,全都是消费类电子商务公司。独角兽公司当中没有女性创始人 CEO。
・创始团队成员中虽然种族背景有些不同,但是和大学校园里获得科技学位的人群相比,在多样性上仍旧有很大差距。感觉这是需要打破的很重要的一点。
那么,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
对于那些想要创办或是投资一家未来独角兽公司的人来说,一切都还有机会。这些公司只是顶端的 0.07%,我们不认为如上的描述可以作为投资独角兽公司的清单。
这些只是所有独角兽公司的共同点。在一些例子里,有 90% 公司情况一样。需要提醒的是,大部分成功的创业公司会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脱颖而出。独角兽公司也会随着公司的发展募集更多的资金——远超 A 轮的资金规模。创始团队有能力共同实现公司诱人的愿景,在许多年里完成几轮融资,扩大规模,招募团队,无论经济形势是好还是坏。

硅谷之所以骨子里与众不同,是因为有这七件事

硅谷之所以骨子里与众不同,是因为有这七件事本文首发于福布斯中文网,原题目为《关于硅谷,你可能不知道七件事》:
从做PreAngel以来,每年我都会抽空去美国一两次,主要是在硅谷(湾区)一带见见当地的朋友,他们主要有VC,创业者,斯坦福和伯克利的学生创业组织负责人,无线科技领域的各种组织机构负责人等,我一直试图逐步了解这个全世界高科技上市公司最密集的地带,究竟有着怎样的特别之处,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学习借鉴的,让我们回到“乡下”也可以显得与众不同;同时,也想知道,我们这些“乡巴佬”,有没有机会在这个全世界最聪明的人密集的地区,找到自己的立足点,未来也能投资几个像Google,Facebook那样的伟大公司?
来的越多,感觉就越深,虽然还只是皮毛,硅谷带给我的感触已经非常深了,在此与各位分享:
1)You Only Live Once -你只活一次
我的PreAngel美国Venture Partner叫Boyd,是个土生土长的旧金山人,他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他告诉我,最近湾区流行YOLO这个说法,全意是You Only Live Once,字面意思很简单,可寓意深刻。如果我们从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那天开始就足够重视这个短语,可能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不一样的今天。今天的大部分中国经济支柱人群,其实somehow都是在为别人而活着,为了父母,为了子女,为了朋友。有些时候,看似你自己选择了你的生活,其实不然,你活在别人为你塑造的形象里,如果你今天对你的生活状态不满意,八成是你没有为自己而活!其实把你自己活好,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因为每个人都是唯一的,都具备不同的能力和喜好,如果全社会都遵从自己的内心而活,我们每个岗位一样都会有人做,而且做得更好!
这句话虽然近期流行,但却是湾区一个常见意识形态的总结提炼,也就是说,很多美国名校的孩子们早就这么做了,至少比我们国内的孩子们更早意识到“为自己而活”的道理。而整个社会也对这种意识形态给与支持,比如在中国最不能被父母理解的辍学创业,比如放弃高薪背包穷游,比如与一个跟自己完全“不门当户对”的人结婚,比如我在一个破公寓做一个“苦逼”的艺术家,还有那么多女生选择做单亲妈妈。。。当一个人选择为了自己而活的时候,TA往往具有更加持久的恒心,或者说所谓的创业者最需要的“执着”。
YOLO,从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什么在硅谷有世界上最高密度的优秀创业者。
2)Rules & Disruptive – 规则和破坏
在美国开过车的人都知道,大家在马路上都很讲规则,行车效率很高!举个例子,硅谷的著名华人天使投资人李军(快创营合伙人)说,有一次他坐一个国内来湾区出差的人开的车,他发现每到一个路口,即便是绿灯,这兄弟都会带一脚刹车,后来他好奇地问为什么?这哥们回答说:“我担心两边有车冷不丁窜出来啊!”
没去过美国的人可能会好奇,这很正常啊,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在美国开过车你就知道了,你在直行的时候,如果没有Stop Sign和红灯的话,你大胆开就好了,两边不会有车窜出来的;因为路口两边的车道上要么会亮红灯,要么会有Stop Sign,而美国人开车看到Stop Sign肯定要停一下左看右看再走的,就算没有Stop Sign,拐弯的车也一定要让直行的车,因此会开得很慢左看右看。这样直行的车就可以大胆开了!
你看,一个好的规则设计,让大家的行车效率都提高,只要大家都遵守,人人获利!在创业领域,你可以理解为,在一个好的规则框架下创新,你会更加有效率,你不用担心有人“暗算”。
这就是健康的破坏式创新:基于一个大家共同遵守的基本规则的框架下,通过技术、设计、运营或者商业模式等的创新而颠覆一个不思进取的老旧行业(企业)的过程。破坏式创新破坏的是过时的制度和不思进取的企业,属于优胜劣汰的范畴,是良性的新陈代谢!
我们目前在国内看到太多“不健康”的商业案例,这些案例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破坏规则式创业”,破坏规则意味着该企业的发展影响到了整个行业的健康,甚至破坏了大部分消费者的利益,这些不守规则的创业者就是“从两侧马路直接冲出来的司机”,一方面他们冲出来很可能被直行的车辆撞到,两败俱伤;另一方面,他们大范围地出现导致直行的司机过路口都要带一脚刹车,整个交通效率因此被影响。
这就是我们两边的另外一个区别,根本原因可能是“创业的目的”不同,一边是为了“赚钱”而“投机”,所以不顾对环境,对行业,对消费者,对社会的“破坏”;一边更多的是为了“理想”而创业。或者可以说湾区的创业者成长和生活的环境让他们形成了一种思维习惯,不会轻易“破坏大家都遵守的规则”,这边的“破坏规则”成本很高的。
这次,我应丁若宇之邀去给斯坦福商学院的一些同学做了点分享,我知道他们听过太多大佬的讲话,我也不知道该分享什么好,所以把我最新的对创业者信念的5点提炼分享给了他们,Boyd说我分享的这5个点说明了“我应该属于硅谷”。
3)Believe the power of belief – 相信“相信的力量”
这跟你创业的目的有关,如果你为了自己而活,为了理想而创业,那么你就会“坚信”你的事业,坚信你看到的未来,这种“坚信”本身是具有强大力量的,非常Powerful,这种力量可以帮助你组建团队,筹备资金,打造产品,营销品牌,销售服务。。。你的创业之路虽然荆棘密布,但是你依然会逢山开路,一往无前。
很多创业者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对理想的信仰“本身就是力量的源泉,你以为是你画的饼吸引了团队、你以为是你未来的上市计划吸引了投资人、你以为是你的巧舌如簧吸引了顾客、你以为是你的一帆风顺吸引了媒体报道。。。你错了,如果不是“信仰的力量”,你的饼,你的憧憬,你的巧舌如簧,都会消失在一次又一次的市场风浪之中。
在九死一生的创业过程中,唯一能给你取之不尽能量的,只有你的“信仰”,无他!所以,放弃什么都不能放弃信仰!如果你都不相信你做的事,那你凭什么让别人相信?回头看看,很多失败的公司,根本原因都是创始人自己放弃了最初的信仰,之后围绕在TA周边的一切都随风逝去!
4)You were chosen – 你是“被选择”的
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是我相信外星人,或者更高智慧的生物,但那不是我们理解的玉皇大帝,真主,耶稣或者其他宗教人物。
我们每个人都生来不同,所以就像我第一条提到的You Only Live Once,告诉我们的,Be yourself!每个人之所以是这个样子都是“被选择”的,我们的人生就是无数次选择的过程,每天看似做着不同的选择,其实我们是“被选择做出这个选择”,不管我们选择什么,都是“你的使命”。那么,为什么不做点我们自己发自内心喜欢,又擅长做的呢?为什么你擅长音乐,为什么我擅长社交,为什么他擅长管理?
如果这都是被安排好的,那么顺从内心最重要,只有做你最喜欢又最擅长的事情,你才能最快乐,而同时,世界的运转也会更高效,只要你选择了最合适你的,那么也意味着注定该这样。不要怪你心中所谓的“上帝”不公平,你才是你自己的“上帝”,因为你的旨意就是你心中“上帝”的旨意。
所以,又回到那句话了, You only live once, so be yourself, be your own GOD!
5)Valuation vs Price – 价值和价格
如果你的内心告诉你,你就喜欢在海边开个小酒吧,每天无忧无虑过日子。OK,没问题!
如果你的内心告诉你,你就希望做一件千古留名的事业,让世界更美好。OK,那就是你的使命,接下来你就尽一切能量完成你的使命去吧。你会成功的!
在这里,我们可以提提价值和价格的问题了。如果你要完成一个伟大的使命,那么可以说那是无价的(Priceless),如果为了完成这个使命,你需要去找投资人融资,那么你该如何给自己定价呢?
如果你认为你自己无价,那么你以一个天价估值融资,那么自然融不到。我觉得你的无价是在项目真正实现后才体现的,没有人能保证你的成功,所以初期的估值不应该太在乎“价格”,而是志在必得拿到Smart Money,所谓的Smart Money可以理解为跟你共享Vision,又能提供有价值的金钱以外的资源帮助的投资人。太过于计较“价格”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可能不是一路的,如果大家一开始在估值问题上分歧比较大的话,建议双方都不要纠结,直接互相Pass。
硅谷这边的初创企业天使融资阶段的估值跟北京相比反而比较便宜,但是到了A轮的时候因为有了产品和一定的数据,其估值会飞涨,很多时候北京的投资人反而看不懂了。价值凸显的时候,估值就不是问题了,所以大家可以参考硅谷的创业者,早期不要在乎估值,踏踏实实拿着天使的Smart Money把理想的产品做出来,然后自然会有市场给你合理的“估值”。
6)Enough is not enough – “足够”远远不够
这是我推崇的极客精神,所谓极客,在我看来就是在一个细分领域追求极致到变态程度的人,极客不限于技术领域。
由于美国的文化和湾区的文化是一种“鼓励文化”,孩子们从小取得一点成绩就会得到“Amazing”等各方的赞扬,鼓励孩子们做得更好,所以不管是技术领域,艺术领域,产品领域,营销领域,都会有很多极客。尤其是我们提及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创业领域,这些极客们做出了无数全世界大受欢迎的创新产品,数不胜数!
现在是一个商业发达程度和市场竞争异常激烈的时代,人们的大部分需求都已经得到了满足,新的创业者们要么寻找机会用强大的核心技术颠覆旧的产业,要么在新兴市场寻找新产品带来的新需求(比如iPhone带来的周边配件需求等)。不过,不管做什么,要想成就一个伟大企业,我们都需要一个极客Leader来负责产品,就像Steve Jobs那样追求完美到变态的程度。
极客首先总是比常人能看的更远一些,毕竟TA体验和尝试过的相关产品比常人多得多,否则也无法称之为极客;其次,极客对自己负责的产品有着比市面上产品高出10倍的要求,所以一般不会轻易发布产品,但是每次发布都会给用户带来“惊艳”或者“震惊”的感觉,必须能够最大程度地提高目标用户忠诚度;最后,极客带来的产品通常都会最大程度被各种媒体争相报道,所以省去了营销费用,做到酒好不怕巷子深!
在硅谷,即便是Evernote和Tesla这样的公司都曾经差点死掉,正式他们最求极致的理念导致了公司几度濒临破产,也正式因为他们强大的信仰的力量在最危急的关头帮助他们度过了难关,最后成就了全世界瞩目的优秀公司!
如果一个公司的Leader是某个领域的极客,我会非常乐意投资TA,尽我最大努力帮助他解决他不擅长的事情,让他专注推出一个让世界惊艳的产品;如果一个公司的Leader总是觉得“差不多就行了”,比市场上好50%就很不错了,那么他可能会是个不错的商人,可能会打造一个盈利还不错的公司;但是他不会创造出下一个FACEBOOK,下一个Tesla,下一个Google…
7)Imagination & Execution – 想象力和执行力
自从《阿凡达》在国内上映以后,IMAX或者IMAX+3D电影成了大家必看,最近阿汤哥的《碟中谍4》和《遗落战境》,《Star Trek 2》,《钢铁侠3》等,给我们带来“身临其境”的观影体验,从电影院出来无不感叹科技带给生活的巨大改变,也感叹好莱坞的想象力和执行力。
同时,我们不禁问自己,为什么这些大片都是好莱坞的,为什么中国没有?是教育决定的吗?因为我们一直认为华人最聪明了,但是华人拍的电影就不如老美;是环境决定的吗?因为好莱坞在电影工业领先了50年至少,所以有沉淀;是资金决定的吗?因为好莱坞的电影制作成本动辄上亿美金!
其实,在互联网创业领域,我们也经常感叹说硅谷的很多公司就是比我们有想象力,比如我最喜欢的IFTTT,还有Airbnb,ZipCar,Twitter,Pinterest, Google Glass,Siri…
这次我跟一帮斯坦福,UCLA,伯克利等出来在硅谷创业的学生聊天,他们有个观点很有意思。他们认为硅谷之所以有这么多优秀公司,首先是因为硅谷有大量的创业公司,庞大的基数自然会跑出来几个优秀的,相对来讲,其实死掉的小公司何其多,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硅谷的创业环境刺激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创业浪潮,用他们的话讲叫做“鱼龙混杂”,“五花八门”;的确我也交流了一个从意大利来硅谷三个月的创业团队,这里俨然是互联网极客的淘金圣地。
不过,这也给我们一个启发,湾区拥有目前全世界最好的创业环境,所以也吸引了最多的创业者,在高度竞争的市场环境下,那些能够脱颖而出的那些就成了世界瞩目的焦点,估值一路炒上天!
最后,分享一个媒体上没有报道过的硅谷小故事:
一位当地的华人VC跟我交流,说她来硅谷不久后通过朋友认识了一个极其聪明的年轻创业者,技术很强,做的东西很酷,可惜还是早期阶段,她打算下一轮可以跟进;后来她回国两个月,再次回到硅谷的时候,听到别人说Facebook买了这家公司,1亿美金!她跟创始人落实了之后,感觉硅谷真的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如果你这的有两把刷子,真的有大把的巨头为了自己的战略目的而开出一个“势在必得”的天价!
向作者提问

过去半年,六家新创却可能做大的硅谷公司

本文来自科技博客网站Business Insider,由网易科技翻译:
Twitter即将到来的IPO重新引起了人们对硅谷创业圈的兴趣,当下有些新公司正在进入人们的视野。对Crunchbase和数个创业加速器项目进行研究过后,我们盘点出过去六个月里成立的最引人注目的6家硅谷创业公司。其中一家帮助用户追踪数字文件,一家涉足近期颇为热门的美食领域(今年以来食物类初创公司共获得了3.5亿美元投资),两家试图解决医疗保健体系(另一个风投机构渴望投资的领域)中的问题,还有两家致力于解决企业IT与技术问题(在过去一个月内已有数家企业市场初创公司进行IPO)。
1. Teleborder:想要帮助企业简化招聘海外员工的流程
成立时间:2013年7月员工规模:4人融资情况:从Y Combinator、East Ventures和贾斯汀·杜兰德(Justin Durand)获得种子融资

看好它的原因:要从海外引进优秀人才,企业需要为他们办理工作签证,但这个过程相当漫长繁琐,中间雇主和雇员容易出现意外。而Teleborder旨在帮助企业在网上管理、追踪、认证其中的每一个步骤,帮助它们节省宝贵的时间和资金。
每年有多达14万美国以外的人凭特殊技能获得工作许可证,也有成千上万人获得临时工作证。大企业通常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为这类人群办理工作签证,如谷歌一年需要处理1000份工作签证申请。Teleborder每份申请收取5000美元以上的费用,因此它在美国的目标市场规模达到数亿美元。
2. PandaDoc:让你可以注释和追踪数字文件
成立时间:2013年8月员工规模:13人融资情况:天使融资额未披露

看好它的原因:PandaDoc并非首家可帮助你注释PDF和其它数字文件的技术公司(例如,Adobe Reader、DocA均支持PDF标注),不过该公司在注释和电子签名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它还支持分析每一分发出去的文件,让用户可以知道谁在什么时候看了文件的哪个部分,具体看了多久。通过利用PandaDoc发送和追踪数字文件,企业可不必进行书面记录,简化一个通常都令人沮丧的过程。
3. SimpleLegal:帮助理解晦涩难懂的法务账单
成立时间:2013年5月员工规模:不详融资情况:来自Y Combinator的种子资金
看好它的原因:SimpleLegal致力于解决每一家公司都要处理的一个问题:难以搞懂法务账单。SimpleLegal透过自然语言处理系统运行票据,从而帮助企业找出错误和多收费的地方。该公司已经获得了包括Stripe、Pebble、EasyPost在内的多名客户,它声称可为企业节省5%至20%的费用。未来12个月,企业在法律费上的支出将达到1170亿美元,SimpleLegal的目标市场规模达到30亿美元。
4. Sense.ly:想要帮助临床医生远程照料他们的慢性病人
成立时间:2013年5月员工规模:不到10人融资情况:现与多家医院合作

看好它的原因:Sense.ly利用一个虚拟平台来帮助医院之外的慢性病患者。
全美数以千计的医院遭过度使用,资金不足,需要革新的方式来扩展它们的超额预算和负担过度的职员的影响范围。另外,超过75%的健康医疗成本归因于慢性疾病。Sense.ly希望能够帮助解决这些问题,同时帮助医院捕捉更好的数据,提供更好的诊断和降低它们的运营成本。远程医疗市场预计到2017年将可以影响到全球180万病人,远远超过当下的30.8万。
5. Human API:想要将你所有的健康数据收集在一处地方
成立时间:2013年5月员工规模:3人融资情况:获得来自AngelPad的天使资金,金额不详
看好它的原因:Human API创始人安德烈·波普(Andrei Pop)打造的一个API(应用程序接口)可用于访问在各类医疗设备、传感器和服务上收集到的所有数据。因此,医疗服务提供方透过Human API就可以提取想要的数据,而无需费一番功夫从多种不同的设备上搜找数据。“美国医疗保健每一美元的支出,有75美分花在慢性病人身上。”波普向科技博客TheVerge表示,“有需要利用工具监测你的身体系统,追踪像葡萄糖水平这样的身体特征。我想要给医疗保健领域带来一些黑客元素。”有望成明日之星的6家新创业公司
6. Traveling Spoon:助游客品尝各地原汁原味的地道美食
成立时间:2013年7月员工规模:2人融资情况:Traveling Spoon将于下个月完成天使融资,将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女性2.0大会上进行宣讲。
看好它的原因:Traveling Spoon提供了一种很有意思的享受海外美食的方式。该公司聚集了旅行者和当地人分享美食之道——从家常小菜到烹饪课程,从而让访客有机会亲身了解当地食物文化,同时也让主人有机会结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赚点外快。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在泰国、印度和越南的14个城市提供经过检验的餐馆替代选择。
根据美国旅游协会的数据,2009年至2012年利用应用帮助规划旅程的人口比例翻了一番。因此,Traveling Spoon的增长前景相当可观。
奉送
额,六家之外我们再介绍另一家:Pleygo。这是一家以Netflix方式来提供乐高玩具租赁的服务公司。它不一定会像上面六家公司那样改变世界,但是它的想法与理念真的很有趣。
公司名: Pleygo创建时间:2013年4月员工规模: 10人融资状况:未知

你每月交一定的费用,Pleygo就可以向你出租可种乐高玩具。 

这家美国知名风投对消费互联网有点拒而远之了:不再做“果蝇”投资

这家美国知名风投对消费互联网有点拒而远之了:不再做“果蝇”投资本文来自华尔街日报网站的博客,作者是Yuliya Chernova 。由腾讯科技编译:
在投资面向以个人用户为主的创业公司方面,美国知名风投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旗下拥有众多明星公司:Facebook、Twitter、Pinterest、Groupon和Zynga。
不过如果你现在是一名消费类公司创业者,最好不要去敲他们门,敲也是浪费时间。
“公司已经决定避免为面向普通消费者的创业公司提供A轮融资。”合伙人斯科特•韦斯(Scott Weiss)向外界介绍了公司的最新投资策略。他说,很多对消费公司的A轮融资就像是“果蝇实验”。
不过事后不久,公司合伙人马克•安德森(Mark Andreessen)又补充称,并不是完全放弃投资A轮,只是目前他们基金的确更倾向于以B轮投资的方式进入消费型公司,因为那个阶段的公司前景已经更为明晰;同时,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也的确更偏向企业市场创业公司,前者发现,后者成功的胜算更大,是否能成的概率预测也可以更直接、更准。
A轮融资的主要作用是帮助创业公司从最初的想法实施进入到商业化阶段。但现实是,很多消费公司在这个阶段往往容易陷入困境。在拿到A轮融资后,这些公司所做的事情竟然是转型或宣告失败。
解析投资策略变化背后的原因,当然和这家公司在投资过程中获得的经验教训有关。盘点其投资名单,虽然有像Foursquare、Lyft、Pinterest和Fab这些为科技界所熟知的名字,但它们中也有不少公司饱受质疑。用户活跃度出现明显下降、商业模式不清晰、运营成本过高、发展方向陷入迷茫等各种问题层出不穷。
硅谷曾经引以为傲的“迅速转型”模式还真的有用吗?鼓励创业者要勇于承担风险,当创业遇到问题时只要找准下一个方向然后进行转型就能自救的方法,在投资人眼里似乎效果并不够显著。
太多抱有美好愿景的公司其实根本没有开发出有生命力的产品,也没有找到真正的市场机会。如果在商业化的探索上失败,这些公司在拿到A轮融资后很难再获取下一轮融资。这对于贡献A轮融资的风投而言只能陷入两难处境。
安德森•霍洛维茨这样规模的基金公司来说,在特定公司的成功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因素需要考虑。大型基金需要那种大笔下注又高额回报的案子。去年,该基金筹了一支15亿美元的基金,可谓全球最大。为了让投资回馈提升,在韦斯看来,他现在更愿意投资面向企业用户的公司。尤其是现在这个时间段。因为他预期未来将有大面积的企业面临一个向移动端和云端的迁移过程。创业公司可以借此为这些企业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持。此外,他也对那些能为政府服务变革提供技术支持,以及硬件创业的公司有兴趣。
从市场的反应情况来看 ,以企业为用户群的创业公司的确比消费者类创业公司更容易获得投资人关注。
安德森•霍洛维茨自2010年来,已在消费者信息服务领域完成了23起首轮投资,而且它也还在继续做A轮消费互联网的投资。据道琼斯风投数据库,它在这方面去年完成了9起,今年完成了五起。去年,它领投了对Anki 1200万美元的A轮,也参与了对Rap Genius的1500万美元的A轮。今年9月,它领投了对Syntertainment的500万美元投资。

都怪 Moleskine,Evernote 这是卖笔记本卖上瘾的节奏

都怪 Moleskine,Evernote 这是卖笔记本卖上瘾的节奏硅谷发展最快的软件公司之一 Evernote 竟然转而主攻实体销售业务,出乎意料。今天 Evernote 在旧金山的年度大会上宣布,Evernote 将推出一个销售高端实体商品的网店,全部商品都印有该公司的品牌标识。目前销售的商品有 80 美元一支的触控笔、85 美元一双的袜子以及 242 美元一个的帆布背包。
转化率?转化率!

2009 年,Evernote 的 CEO 林宾(Libin)为公司制定了一个六年计划。每一年公司都专注在一个目标上。第一年的目标是吸引用户,越多越好。2012 年的目标是让用户尽可能多地使用 Evernote 的产品。而 2013 年,随着该公司距离 IPO 越来越近,公司的目标全都落在了转化率上面:让现存的 7500 万用户都去为 Evernote 的产品掏钱。
考虑到 Evernote 曾经与 Moleskine 合作推出笔记本,不难猜测 Evernote 从这种合作模式中尝到了“转化率”的甜头。
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包装
为了打造这一实体商品网店,Evernote 请来了曾经在苹果工作的杰夫(Jeff Zwerner),委任其为 Evernote 的品牌产品副总裁(vice president of branded products)。杰夫在苹果公司最知名的工作成绩就是设计了第一版 iPod 产品的包装。
杰夫在全球寻找外包供应商,之后再将商品打上 Evernote 的品牌标识:扫描仪、触控笔、钱包、帆布背包……
批评者认为 Evernote 的 app 应用还远远不够好,该公司应该投入更多精力放在 app 产品的改进上面。对此,林宾早有准备,他表示做事情总会有取舍,但这都取决于产品是否成功,如果产品做得好,人们总会对你大家称赞。但是如果投入精力在一件事情上,结果却失败了,人们就会批评你失去了创新的能力。
至于销售实体商品,林宾用这样一句话点睛:对付愚蠢,怎样才能击中要害呢?(Where can we punch stupidity where it hurts ?)
Evernote 的答案很明显,两个字:掏钱。

来看看这八家颇有前途的美国创业公司

来看看这八家颇有前途的美国创业公司虎嗅注:不少创业新星如昙花一现、流星瞬失,也有的能坚强长大。找到那些真正有发展潜力、能成为下一个大块头的创业公司,考验创业媒体与投资人的功力。哪些公司能跻身10亿美元俱乐部,各种说法与排行一直未停。这里有一篇文章,来自《纽约时报》科技记者詹娜·沃瑟姆(Jenna Wortham),她列了八家未来可能会有前途的科技创业公司。有的眼熟,有的在国内似乎还没有同类。仅供参考。由腾讯科技翻译:
1.Snapchat
这个移动应用允许用户向好友和家人发送“自毁式”的文本信息和照片。用户可以在发送以前预设一个时间段,文本信息和照片会在这个时间段到期后自我销毁。Snapchat称,目前每天通过该应用发送的信息总数已经达到了2亿条,这一数字意味着该应用已经拥有了庞大的用户人群。
今年6月份,Snapchat通过一个融资回合筹集了6000万美元资金,其估值达到了8亿美元。据移动分析公司Onavo Insights最近发布报告称, 每个月使用Snapchat应用的iPhone用户在总用户人数中所占比例达到了近20%,这意味着该应用已经成为苹果移动操作系统上最流行的应用之一。
2.WhatsApp
WhatsApp是一个通信应用,目标是取代老式的SMS(短信服务)。这个应用的包年费用仅为1美元,而且没有广告。WhatsApp是由两名前雅虎工程师在2009年开发的,目前在各个应用商店中都拥有较高的排名。在今年6月初,WhatsApp称其用户每天发送的信息总数量已经达到了270亿条之多。
3.Oculus VR
虚拟现实游戏眼镜Oculus Rift外观像是大号的滑雪护目镜(即题图),能让佩戴者沉浸在虚拟现实视频游戏中不能自拔。Oculus Rift最开始是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的一个项目,通过这个平台筹集到了25万美元资金,最终通过该平台筹集到的资金总额则超过了200万美元。在今年6月份,Oculus Rift又通过一个融资回合从Spark Capital等风险投资公司那里筹集到了1600万美元资金。
4.Wanelo
早在很久以前,在线购物就已经取代了商城购物;但是,除非人们确切地知道自己想要购买什么东西,否则数量繁多的在线购物网站会让人感到无所适从。Wanelo在其网站上提供一系列时尚产品的集合,这些产品是从遍及整个互联网的各个在线购物网站中精挑细选出来的。Wanelo成立于2010年,在年轻女性中颇受欢迎,目前其用户总数已经超过了1000万人,最近刚完成了一轮1100万美元的融资,公司估值达到了1亿美元。
5.Lyft
用户可以通过Lyft应用发出搭车请求,而另一名Lyft用户会很快抵达,将其送到目的地。Lyft成立于2007年,总部位于旧金山,最近刚刚完成了一个由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牵头的融资回合,筹集到了6000万美元资金。虽然目前Lyft仅在几个城市中提供服务,但该公司称其计划在2014年底以前将业务范围拓展至整个美国市场。
6.MYO
MYO正致力于开发能让用户上网、玩游戏和与其他用户互动的腕带设备,该公司称其计划从2014年初面向消费者推出这种产品。MYO是由三名工程师联合创立的,目前公司规模很小,但已经从一些知名的风险资本家那里筹集到了近1500万美元资金,其腕带设备的预购订单数量已经超过了3万。
7.Braintree
在线和移动商务市场已是拥挤不堪,许多创业公司都想要成为下一个PayPal,但Braintree正在悄无声息地吸引大量知名客户,如芬兰游戏开发商Rovio、Uber、在线订餐网站OpenTable、闪购网站Fab、度假房屋租赁网站Airbnb、即时劳务“跑腿”平台TaskRabbit和私人云公司Heroku等,这大大提高了该公司的可信度。
Braintree成立于2007年,总部位于芝加哥,目前每年处理的商品交易额已经达到了100亿美元,其中仅有一小部分来自于移动平台,这与PayPal相比仍有很大差距,后者2013年的移动交易支付总额预计将会达到200亿美元。
8.King
King成立于2003年,是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在2012年底推出的《糖果粉碎传奇》(Candy Crush)是到目前为止该公司最流行的游戏,其玩家总数已经达到了4500万人,而且大多数用户都来自于移动平台。据该公司称,目前用户每天通过移动设备来玩这款游戏的次数已经超过了6亿次。

MySpace创始人:硅谷创业公司估值过高,Facebook是个坏榜样

MySpace创始人:硅谷创业公司估值过高,Facebook是个坏榜样(原文来自 Inc.,搜狐IT翻译)
克里斯-德沃尔夫(Chris DeWolfe)是MySpace的联合创始人,目前是社交游戏公司SGN的CEO。几年前,他离开MySpace之后,与人联合创办了SGN在线社交游戏公司。SGN已经有几款成功的游戏,有报道说公司2013年的营收将达5000万美元,德沃尔夫拒绝确认数字。不过他证实公司已经盈利,在不久的将来将进行几次收购。
谈到游戏产业时,德沃尔夫一直很坦率。过去,他曾批评Zynga的游戏开发模式,他认为Zynga牺牲了好的财务数据换取太过快速的增长。依他的看法,Zynga的问题只是硅谷问题的一部分。过去几个月,德沃尔夫观察了一些创业型公司,它们营收无几但估值超高。德沃尔夫开始质问:硅谷到底怎么了?
Snapchat荒谬的估值
2011年5月,两名大学毕业生创办了Snapchat,它融资7300万美元,提供免费图片阅后即焚文本信息服务。尽管Snapchat营收很少,但它的估值已经达5亿美元。
我问德沃尔夫,对Snapchat有什么看法。他说:“我不看好,有许多应用会在3个月之后就落伍,Snapchat就是这样的应用之一。”
我也不看好Snapchat。除了估值的疯狂,我还无法理解一件事:为什么这么多VC在初期就给他如此高的估值?
首先,Snapchat创始人根本不需要那么多钱来扩大规模。第二,初期融资会稀释股份。第三,这也是最重要的,当初创始人想退出时,大多VC会限制你的选择。
德沃尔夫自己在MySpace得到了相似的教训:
“你不需要这么多钱,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只用几百万美元就让MySpace盈利了。如果你知道如何赚钱,你知道如何获得用户,你就可以二者兼顾。你不需要这么多钱却融资这么多,我不太理解。”
许多备受关注的创业公司采用相似的策略,Snapchat只是其中之一 。创始人认为,营收和利润仅次于用户和使用率,在初期拥有更多资本,可以让创业企业与Facebook和Twitter对抗,让他们以高价收购自己。
这是最理想的设想。最糟糕的结果就是:Snapchat用户开始退去,它融得越来越多的钱但没有实际的营收方案。
Facebook效应
为什么在初期要融资这么多钱呢?
德沃尔夫认为:“所有这些人都看过电影《社交网络》,2007年加盟Facebook的销售人员现在身家达150万美元。Facebook创造了一种文化 :我们在退出时必须让企业估值达到10亿美元,否则就是失败。”
德沃尔夫认为这种心态对硅谷是一件坏事。
德沃尔夫称:“我想,以300万美元估值融资50万美元、然后以2000万美元估值出售公司,这种时代将会回归。只赚1500万美元没有什么错的。”

保罗・格拉汉姆:如何说服投资者投资你

保罗・格拉汉姆:如何说服投资者投资你(原文来自 Y Combinator 创始人 Paul Graham 个人博客,由腾讯科技翻译)
当人们因为举起重物而伤到自己时,通常情况下是因为他们试图用背部的力量来举物;实际上,正确的方法应该是腿部发力。而在试图取信于投资者的时候,缺乏经验的公司创始人也会犯同样的错误,他们会试图利用天花乱坠的言辞来说服投资者。如果他们让自己创立的创业公司去做这件事情,那么大多数情况下都能起到更好的效果——也就是说,如果他们首先明白为何自己创立的公司值得投资,那么就能很简单地向投资者作出良好的说明。
对投资者来说,他们想要寻找的是那些将会变得极其成功的创业公司;但是,要做到这件事情并非听上去那么简单。正如在其他许多领域中那样,在创业公司中取得成功的分布规律也同样是遵循“幂定律”(美国心理学家斯蒂文斯所发现的一种定律)的;但在创业公司中,这种曲线的急剧升降程度会令人瞠目结舌。在这个领域中,成功的创业公司会取得极大的成功,从而让其他创业公司相形见绌。而由于每年只有少数创业公司(传统智慧认为是15家)能取得成功的缘故,投资者对待“巨大成功”的态度仿若这种成功是二进制的。换而言之,如果你能让投资者觉得你的创业公司拥有跻身15家“巨大成功”公司其中的机会,那么无论这种机会有多么微小,大多数投资者都会颇感兴趣;反之,则没有投资者会青眼有加。
(需要指出的是,有些天使投资人会对极有可能取得“适度成功”的创业公司感兴趣,但他们同样也喜欢“巨大成功”。)
那么,你要怎样才能让人觉得你的公司会取得巨大成功呢?大体来说,你需要三样东西:强大的公司创始人、发展潜力巨大的市场、以及到目前为止已经呈现出来的将可取得成功的证据。
强大
在这三样东西中,最重要的就是强大的创始人。大多数投资者都会在第一时间对你的公司看起来将成为赢家还是输家的问题作出判断;而一旦他们形成了自己的观点以后,那么就很难改变了。每家创业公司都有值得投资和不值得投资的理由,而如果投资者认为你的公司将成为赢家,那么就会把关注的重点放在那些值得投资的理由上;而如果他们认为你的公司不会成为赢家,那么就会把重点放在不值得投资的理由上。举例来说,一家创业公司可能面临着一个富裕的市场,这是值得投资的理由;但与此同时,其销售周期却比较迟缓,这是不值得投资的理由。如果投资者对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感到印象深刻,那么就会因为该公司面临富裕的市场而称其愿意进行投资;反之,他们就会因为该公司的销售周期迟缓而称其不愿意进行投资。
投资者之所以会这样做,不一定是想要误导你。大多数投资者都并不真正了解自己为何喜欢或不喜欢一家创业公司的理由。如果你看起来像是能成为赢家的样子,那么他们就会更加喜欢你的想法。但是,不要因为投资者的这种弱点而过于自鸣得意,因为你自己也同样有这样的毛病;事实上,几乎所有人都是如此。
当然,创业公司的想法本身也会在这个过程中占有一席之地,它们是点燃投资者心中那把火的燃料,能让投资者开始喜欢创始人。一旦投资者开始喜欢你,那么你就会发现他们会好好考虑你的想法:他们会说:“想法很好,而且你还能怎么怎么去做。”反之,当他们不喜欢你的时候,就会告诉你说:“但什么什么又该如何呢?”
但是,取信于投资者的基础是让你自己看起来十分强大;由于这并非大多数会在对话中使用的一个词汇,因此我需要解释一番。一个强大的人是指,看起来这个人能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无论在他的前进之路上有什么样的障碍。“强大”的含义近似于“自信”,只有一点除外,那就是人们可能充满“自信”但却做错事。但大致上来说,“强大”跟“自信”的含义相差不远。
有些人非常善于让自己看起来强大,其中有些人是因为他们确实很强大,只是让这种强大展现出来而已;而其他人则是因为他们多多少少地能伪装自己。但是,大多数公司创始人(其中包括那些将开创出非常成功的公司的创始人)在第一次尝试筹集资金时都并不善于让自己看起来十分强大。那么,他们应该做些什么呢?
对这些创始人来说,他们不应该做的事情是尝试模仿那些经验丰富的创始人,后者经常都会大摇大摆地自吹自擂。投资者并不总是擅长判断一种技术是否能够成功,但都很善于判断一名创始人是否有自信。如果你尝试刻意模仿他人却丢失了自我,那么到最后你只会深陷泥沼而不能自拔。这样做的结果是,你将远离诚信,无法取信于人。
真实
作为一名初出茅庐的“菜鸟”创始人来说,能让他变得最强大的方法就是坚守真实。你看起来有多么强大并非一个“常量”,而是取决于你说些什么。大多数人在说“一加一等于二”时都会显得很自信,因为他们知道这是真的;但对于那些最没有自信的人来说,如果他们告诉一名风险投资家说“一加一等于二”,而后者作出的回应是对此表示质疑,那么这些人就会感到迷惑不解,甚至会有些自卑。那些善于让自己看起来强大的人拥有一种魔法般的能力,那就是他们能面不改色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我们将可拥有每年赚到10亿美元的能力。”但事实上你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前提是只要你能首先说服你自己。
那就是秘密所在。你需要说服你自己相信,你创立的创业公司是值得投资的;然后,当你向投资者解释这件事情时,他们就会相信你。我所说的“说服你自己”,并不是说你要跟自己玩心理游戏以增强自信;我的意思是,你要真真正正地对自己创立的创业公司是否值得投资的问题进行评估。如果事实是不值得投资的话,那么就不要尝试去筹集资金;但如果确实值得投资,那么当你跟投资者进行对话时,就应该实话实说,告诉他们你的公司是值得投资的,而他们也将感觉到你说的是实话。如果你对某件事情理解得很透彻,然后在这件事情上实话实说,那么你就没必要非要变成一个口才流利的演讲者。
而为了评估你的创业公司是否值得投资,那么你就必须成为一个领域专家。如果你不是一个领域专家,却要装出一副十分自信的样子,那么在投资者眼中看来就只不过是一个“达克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是一种认知偏差现象,指的是能力欠缺的人在自己欠考虑的决定的基础上得出错误结论,但是无法正确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和辨别错误行为)的实例罢了——实际上,投资者的这种看法在通常情况下也恰好反映了事实。投资者会向你提出问题,通过你回答得有多好来迅速判断出你不是一名领域专家。所以,你要了解有关你所在市场的每件事情。
为什么公司创始人会坚持尝试说服投资者相信那些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相信的事情呢?一部分原因是,我们所有人都一直被训练着那样去做。
当我的朋友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和特雷弗·布莱克威尔(Trevor Blackwell)在研究生院求学时,他们的系导师曾向一名学生提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直到今天还会被我们引用。当那个倒霉的学生播放到最后一张幻灯片时,系导师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
“在这些结论中,有哪一个是你真的相信的?”
在学校的组织方式中有一个“史前文物”,那就是我们所有人都被训练着去做一件事情:哪怕在无话可说时也要勉强去说。如果你需要写一篇十页纸的论文,那么就必须写满十页,哪怕你只有一页纸的想法可以写,甚至根本没什么想法。许多创业公司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来筹集资金的。当创始人认为是时候该要筹资时,就会勇敢地尝试为自己的创业公司争取最好的条件。大多数创始人都从来不会事先停下来想一想,问问自己所说的话是否真能令人信服,这是因为他们被训练着必须把表达的需求当成一定要做的事情。
筹集资金的良好时机并非当你需要时就去筹资,也不是当你到达某个人为规定的最后期限时就去筹资,而是当你能说服投资者的时候。在此以前,不要尝试去筹资。除非你能很好地伪装自己,否则如果你不能说服自己,那么就永远不要尝试去说服投资者。与你能伪装的程度相比,投资者鉴别你所说谎话的能力要强得多,哪怕你只是无意中扯了谎。如果你在说服自己以前就去尝试说服投资者,那么你就是在浪费双方的时间。
与此相比,在尝试说服投资者以前先停下来说服自己,那么你能获得的东西就不只是节省了时间那么简单。这样做将强迫你组织好自己的想法,说服你自己相信你的创业公司是值得投资的,你还必须想出你的公司值得投资的理由。如果你能做到这些,那么到最后能得到的东西就不光是能增强自信,而且还能拥有一张通向成功的“临时路线图”。
市场
请注意,我一直都很在谨慎地讨论一家创业公司是否值得投资,而不是一家公司是否能取得成功。没人知道一家创业公司是否能成功。对投资者来说,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因为如果你能事先知道一家创业公司是否能取得成功,那么这家公司的股价就已经变成了未来的价格,而投资者就将没有赚钱的空间。创业公司投资者知道,每一笔投资都是一个赌注,而赢得这场赌博的机会极其渺茫。
因此,如果你想要证明你的公司值得投资,那么不一定需要证明你能够成功,只需要证明你的公司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足够好的赌注。那么,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一家创业公司变成一种足够好的赌注呢?除了强大的创始人以外,你还需要拥有一条看起来很合理的道路,这条道路能引导你在一个庞大的市场上占据重大的份额。创始人把自己的创业公司看成是一种想法,但投资者则把创业公司看做市场。对于你的公司正在从事的业务而言,如果这个市场上总共有X名客户,而这些客户平均每年支付的费用为Y,那么可寻址市场总额就是XY美元。投资者不会盼望你能赚到所有这些钱,但总是希望你能赚到最大值。
你的目标市场一定要大,而且一定要能被你捕获。但在最开始的时候,市场不一定要很大,你也不一定必须现在就进入这个市场。事实上,在一个较小的市场上起步经常都是更好的;到最后,要么是这个市场将变得很庞大,要么是你可以从这个市场转向一个庞大的市场。只是你必须要向投资者提供合理的理由,证明你的公司有能力在发展几年以后主导一个庞大的市场。
而对于所谓“合理的理由”来说,衡量标准存在很大不同,其差别在于创业公司的“年龄”。在“Demo Day”上,一家成立只有三个月的公司只需要做一个有希望的“实验品”,让投资者看看自己的投资能取得什么回报;而对于一家已有两年历史的公司来说,如果想要在一个A系列回合中筹集资金,那么就必须能证明“实验”能够成功。
但是,每家能真正取得巨大成功的公司都很“幸运”,因为这些公司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它们所驾驭的外部浪潮。因此,如果想要说服投资者相信你的公司能够壮大起来,那么就必须能够鉴别可让你从中受益的某些特定趋势。通常情况下,你可以通过问一个问题的方式来找到这种趋势,那就是“为何是现在创立公司?”如果你的想法很出色,那么为什么没有其他人做过?理想状态下,答案是你想法直到最近才变成了一个好想法,其原因是某些事情发生了变化,而除了你以外还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了这种变化。
举例来说,如果只靠Basic编程语言,那么微软就不会变得像今天这样庞大。但是,从Basic编程语言开始,微软在微型计算机变得足够强大时完美地扩大了软件产品组合,随后微型计算机掀起了一波真正规模庞大的浪潮,其规模之大是1975年时最乐观的观察人士也预料不到的。
但是,尽管微软在当时确实表现良好,因此会让人觉得对这家公司进行投资会是个很好的赌注,但在那时很可能并非如此。微型计算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而微软不仅在执行方面表现良好,并且也足够幸运。可是,在微软还没有取得那样的成功以前,谁也无法明确地知道事情会如此发展。我并不是太了解创业公司,但在我们提供融资的创业公司中,至少有一半可能会变得像当年的微软一样正走在一条道路上,将可在一个庞大的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
拒绝
如果你能取得像微软那样的成功,那么是否就能说服投资者了呢?并不一定。在微软发展初期,许多风险投资者都会拒绝对其进行投资。当然,也有一些投资者拒绝过谷歌。被拒绝将让你处在一个略显尴尬的位置上,因为当你开始筹集资金时,投资者最常问的问题就是“还有谁曾对你们进行投资?”如果你一直都在试图筹集资金却没人理会,那么你要怎么回答呢?
真正擅长让自己显得强大的人经常都会这样解决问题:他们会给投资者留下一个印象,那就是虽然没有投资者曾对其进行投资,但有多名投资者正准备投资。这可能是一种在可容许范围内的战略,对投资者而言,与你的创业公司的其他任何方面相比,他们更在乎的可能是有没有其他投资者会对你的公司进行投资;而误导他们认为你与其他投资者能良好相处,看起来是一种补充性的对抗手段。但是,我不建议大多数创始人采取这种方法,因为多数创始人都没办法成功处理此事。这是创始人最常向投资者撒的谎,而你必须非常善于撒谎才行。
如果你不擅长谈判,那么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勇往直前地去正面处理问题,向投资者解释为何其他投资者没有向你提供投资,而为何他们没有投资是错误的。如果你知道自己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那么你就会知道为何投资者拒绝投资是错误的。有经验的投资者都了解,最好的想法同样也是最吓人的想法。对于你曾被投资者拒绝的事情,你不应该逃避和感到羞涩,而是应该坦承是什么东西让投资者感到“吓人”,这样一来你看起来就会更具自信,而这正是投资者想要看到的。其结果是,你很可能将可更好地向投资者说明自己的想法。至少,你所担心的东西将会变得公开化,而不是留待投资者自己去发现;而一旦他们发现了事实,那么就会对自己的发现感到骄傲,并因此死抓住这种发现不放,对你进行投资就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当你并不擅长让自己看起来十分强大时,如果你想要给投资者留下深刻的印象,那么就应该按以下步骤来做:
1. 开创一项值得让人投资的业业务;
2. 深刻理解为什么你开创的这项业务值得投资;
3. 清楚明确地向投资者解释你的想法。
如果你知道自己在说的事情是真的,那么当你说这件事情时就会显得很自信;相反的,永远不要扯谎。只要你坚持说真话,你就能变得强大。确保你要说的是真的,然后说出来就是了。

过来人告诫:年轻人,创业应当是别无选择之后才做的事!

过来人告诫:年轻人,创业应当是别无选择之后才做的事!本文摘自Wired.com,由腾讯科技翻译:
Asana是一家软件创业公司,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就是Asana的创始人之一。在Asana九楼办公室里,你能看到月光下旧金山市区闪烁的霓虹灯,以及远处隐约可见的海湾大桥。最近,一群大学生年纪的年轻人来到这座简陋大楼的一个房间,看看窗外的景色,就知道为何他们觉得这座城市属于自己。
他们都是谷歌、Facebook、Dropbox和Twitter等最热门科技公司的暑期实习生。他们在一个冷峭的7月傍晚聚集到这里,听取四位科技大佬的职业建议,其中一位就是莫斯科维茨。
莫斯科维茨认为,硅谷文化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渴望成为企业家的空想。“这纯粹没有意义,”莫斯科维茨说,“我不确定这种想法来自哪里,但每次遇到一个人说‘我想成为企业家’,但却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时候,我就会想,这个人毫无目标。”
你不能因为想要创办公司就去创办公司,他说。你创办公司应当是因为自己坚信某个理念。
在莫斯科维茨看来,创办公司的门槛应当高一些。“这样开始更好一些:‘我确实想要证明这一点,想要把它带到世界上’,”他说,“要决定是否有其他人也在做这件事情,他们做得怎么样,然后再去帮助他们。”
只有在其他人没有做同样事情的情况下,再去追求创业之路。“这应当成为企业家生存的唯一途径,”莫斯科维茨称,“但现在却并非如此。”
莫斯科维茨的同行们对此表示赞同。“我认为你们不应选择创办公司,”马特·科勒(Matt Cohler)表示,“我觉得创业应当是别无选择之后再去做的事情。”科勒在Facebook萌芽时期就加盟这家公司,并曾担任产品副总裁,现在是Benchmark Capital的明星风投资本家。
“如果你没有非理性的驱动力,这样做完全没有意义,不值得资金投入,”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表示,“不要仅仅因为你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就去创办公司。”霍洛维茨是大型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联合创始人和主要合伙人。与科勒一样,霍洛维茨也是Asana投资者,而且均在Asana董事会占有一席之地。
这四位大佬说出这些话似乎过于随意。创业公司是他们每个人拥有至少9位数资产的主要原因。不过莫斯科维茨表示,不要被硅谷的成功故事所迷惑,想当然地认为创业公司是财富最大化的最佳方式。他表示,Facebook排名第100位的工程师,能够赚到比99%的创业者更多的钱。

硅谷VC风向前瞻:消费互联网回归?A轮融资紧缩结束?

硅谷VC风向前瞻:消费互联网回归?A轮融资紧缩结束?本文来源于TechCrunch.com,由快鲤鱼翻译。本文作者Adam Rifkin是基于趣人趣事分享服务的在线平台公司PandaWhale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还清楚地记得一年前我曾说过Facebook的股票表现会出色,但Zynga的股票表现却不怎么样的预测吗?结果证明我预测对了。还记得三年前,AngelList的Naval Ravikant与我都宣称Twitter公司的价值被严重低估的情况吗?同样预测正确。这样,我准备再做一次大胆的预测:A轮融资紧缩的情况一去不复返了。
提请你注意的是,当我做出上述预测时,至少有一半风险资本家正在度假中。这没有关系。我相信A轮融资紧缩的情况已经结束了,因为这是我在106 Miles(此平台上汇聚了超过5000名初创公司任职的工程师与创始人)与很多企业家讨论之后得出的结论;此外,我自己作为消费互联网初创公司PandaWhale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也对此深有体会。上个月,我从风险资本家们那里收到的邮件数量高于其他任何一个月份。这是一个前瞻性预测指标。尤其是考虑到现在是夏天,这更是一个前瞻性预测指标。
这里还有其他一些指标:
1. 本周Facebook股价收于新高
没错,即使你以该公司发行价格(即每股38美元)的价格买进(当时可是荒谬的行为)该股,你现在也摆脱困境了。而这仅仅是冰山的一角!!现在硅谷小道消息满天飞——我不骗你!——Facebook的股价会上涨至每股50美元,这里的人们将“Facebook ”戏称为招人喜欢的“Fitty(美男)”。无论如何,Facebook股票上涨诞生了更多的天使投资人,而我们也开始兴奋起来,因为他们将种子资金投入了初创企业方阵里。
2. Facebook股价上涨并非“一花独放不是春”
整个消费互联网行业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我们一起来看看其他大型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股票表现吧,以免你会觉得只有Facebook一支股票上涨了。谷歌、亚马逊、eBay以及LinkedIn的股票都处于或接近史上最高水平。今年,雅虎的股票价格也大幅回升了。为什么这与A轮融资存在关联呢?原因是上市市场会驱动非上市市场的发展。请相信:消费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正大幅反弹。
3. Facebook股价上涨的原因分析
因为事实证明,Facebook在新闻流(newsfeed)服务中推行有针对性的嵌入式广告,找到了一种非凡的赚钱方式。有效CPM费率的单位是美元,而不是美分。Twitter也知道这种盈利模式,它的股价有可能也会出现上涨,原因与Facebook的股票上涨原因相同——当他们递交S-1上市材料之时,我相信人人都是惊讶于这家公司拥有如此伟大的业务。
LinkedIn也知道上述盈利模式——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辞辛苦开发富有魅力的新闻流及自助服务广告平台的原因所在。谷歌的备忘录上应该有这么一条内容:拥有自己的新闻信息流产品!甚至连雅虎都知道这能挣钱——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收购Tumblr开发的名为“Dashboards(仪表板)”的新闻流服务是有价值的。消费互联网业务业绩的大幅反弹,而新闻流在此过程中扮演了居功至伟的作用。
4.谈到雅虎收购Tumblr 这一事件,雅虎CEO 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为消费互联网初创企业非常漂亮地开创了全新的退出环境
通过Marissa的领导,雅虎共收购了24家消费互联网公司,而这么做的结果是让雅虎的文化、潜能以及股票都激活了。这反过来又重新燃起了消费互联网初创企业对一种潜在的退出路径——收购——的激情。Twitter将代表消费互联网初创公司重新开启IPO窗口,尽管这是一个单独的案例,但同样意义重大。由于更多的潜在退出即将修成正果,更多的投资者有兴趣对消费互联网行业进行A轮投资。
5. 由于投资者怀着急切的心情希望找到下一个Pinterest、Wanelo、Snapchat或者WhatsApp,并对这些企业进行投资,所以新一轮消费型互联网行业A轮投资很快就要亮相
仅在上个月,Sulia获得了1000万美元A轮融资,而RebelMouse同样也获得1000万美元A轮融资。这可是夏季发生的!
既然Upworthy每月拥有超过1000万次的独立访问量,那么它获得1000万美元A轮融资还会远吗?由于A轮投资紧缩的缘故,去年冬季犹如“核冬天”一样荒芜,只有少数位于后种子期的消费互联网初创公司熬过严冬,赢得2013年获得A轮融资的机会。对于那些尚未融资的消费型互联网公司(如Reddit和Imgur等)来说,机会绝佳,只要他们想获得融资,他们将拥有很多选择的机会。供应小、需求却日益增加的环境意味着更高的估值。这没关系:A轮投资者还能挣很多钱,因为这些新的初创企业中有些企业的价值将达到几十亿美元。战利品归熬过“A轮融资紧缩冬天”的胜利者所有。
我可以继续写下去,但还是到此为止吧。我只是很享受这样一个事实:A轮融资紧缩的冬天已经过去了。

为什么就算美国人也难以复制硅谷?

为什么就算美国人也难以复制硅谷?(原文来自Mashable,腾讯科技编译)
1960年,硅谷作为一个热闹的科技中心,已经吸引到了全世界的注意。硅谷催生了微电子产业,并为产业学术的结合树立的典范。法国总统戴高乐参观硅谷时,对这个位于旧金山南部农场和果园之间的研发园区为之惊叹。
位于硅谷中心的斯坦福大学可以说是众多科技行业领先企业的诞生地,如惠普、瓦里安联合公司(Varian Associates)、Watkins-Johnson及Applied Technologies等。这些企业推动科技不断向前发展。在硅谷肯定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存在:那就是创新和企业家精神。
复制硅谷的失败尝试
很快,世界其他地区试图复制硅谷魔法。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复制硅谷的尝试发生在1960年代中,一批拥有财团背景的高科技企业试图在新泽西州建立第二个硅谷。他们为此聘请了刚从斯坦福大学退休的教务长及工程系主任德里克•特尔曼教授(Frederick Terman)。
特尔曼还被称作“硅谷之父”,他将斯坦福大学尚不成熟的工程学院打造成为了一台创新发动机。通过鼓励科学和工程学院合作,使之与当地企业接轨,并以行业需求为研发中心,特尔曼建立起了合作和信息互换文化,而正是这个文化为硅谷划下定义。
新泽西州希望能够复制硅谷模式。新泽西当时已经是一个领先的高科技中心,725家企业的实验室都驻扎在那里,其中包括美国无线电公司(RCA)、化学及制药企业默克集团(Merck)以及晶体管发明公司贝尔实验室(Bell Labs),并拥有5万名科学和工程方面的人才。但由于当地缺少具有名望的工程类大学,企业必须从其它地区招聘人才,而他们又担心自己的人才和现金及水会流失到其他地区。(即使有普林斯顿大学在侧,企业仍避免接受学校的调研申请,以防泄露行业机密。)
由贝尔实验室牵头,新泽西州的企业和政府领导认定,建立一个斯坦福式的大学才是解决之道。而这正是他们希望特尔曼所做的。
特尔曼起草了一项计划,但是却很难付诸实践,而这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行业的不配合。1996年,史都华•莱斯利(Stuart W. Leslie)和罗伯特•卡尔根(Robert H. Kargon)发表了一篇论文名为《推销硅谷》(Selling Silicon Valley),他们在论文中记录了这段历史。文中写道了RCA是如何的不合作,拒绝与贝尔实验室签署合作协议;埃索(Esso)是如何不情愿与大学分享其最好的研究人员;以及默克和其他制药企业是如何“抠门”想要保住自己的研发经费。在没有共同需求的情况下,企业是不会愿意与竞争对手合作的。
特尔曼之后在达拉斯也进行了类似尝试,但同样以类似理由告吹。
1990年,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Michael Porter)提出了一个建立地区性创新中心的新方法,这次是围绕现有的研究型大学所展开。他注意到,互联的企业和专业供应商在地缘上的集中,能够相应的提高行业效率并带来成本优势。波特设想,通过将这些资源集中组合起来,那么便可以人工打造出一个地区性创新中心。
波特和大批追随其方法的顾问向全球各国政府大力推广这个理论。这个方法的共识一直不变:选择一个热门产业,在一所研究型大学旁成立一个科学园区,为入驻园区的行业相关企业提供补贴和奖励,并设立一个风投储备。
可惜,奇迹没有在任何地方出现。全球数百个区域为建立自己版本的硅谷,共花费了数百亿美元,而其中却无一例成功。
波特和特尔曼没有认清的是,创造出硅谷的并不是学术、行业甚至美国政府对航空和电子领域军事研发的资助,而是在于特尔曼在斯坦福就职期间,悉心培养出来的学生以及企业领导人和学校教员之间的良好关系。
硅谷的成功要素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安娜莉•萨克赛尼安(AnnaLee Saxenian)就真的懂得人、文化与联系之间的重要性。她在1994年出版的《区域性优势:硅谷的文化和竞争》(Regional Advantage: Culture and Competition in Silicon Valley)一书中,将硅谷的成长与波士顿的128号公路进行了对比,来阐述为什么没有任何吸取能够复制这个发生在加州的硅谷成功故事。
萨克赛尼安指出,直到1970年代,在创业企业活动和风投投入程度方面,波士顿都遥遥领先于硅谷,因为波士顿具备一个巨大的优势,即,其靠近美国东海岸的产业中心。但是到1980年代,硅谷的发展趋势便和128号公路有几分类似:大行和小型科技企业相互交错、拥有多所世界级大学、风险投资人纷至沓来和并获得军方资助。而这时候,硅谷开始直追而上,将128号公路远远甩到了身后。
硅谷能够得到迅速发展的原因,最根本的是文化。不断有企业成立,高跳槽率,及硅谷专业的网络和便捷的信息互换等,这些都是硅谷的优势。硅谷的企业明白,合作和竞争共同促进成功,这个想法也反映了加州特殊的支持竞争规定。硅谷的生态环境支持试验、风险,并共享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换句话说,硅谷是一个开放系统,一个Facebook诞生前便存在的大型真实社交网络。
当然,硅谷拥有良好的天气环境条件也是其优势之一。硅谷靠近山区和大海,并且拥有大量国家公园徒步路线。这些也为硅谷乐观开放文化的行程给予了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在1995年至2005年期间,硅谷52.4%的工程和技术初创企业创始人出生于美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这个比率是美国整体移民比率的两倍。美国的外来移民来到硅谷,发现这里容易适应和同化,他们知道如何与当地人互动,建立自己的生活圈,与当地人一样平等参与各项事务。如今,像谷歌这样的企业园区俨然就是一个小型联合国。他们的餐厅不提供热狗,而是中餐和墨西哥菜,和印度各式咖喱。
这就是多元化,也可以说是一种自由,推动创新不断增加。外来移民让他们了解到了全球市场,这些移民为硅谷带来了不同的文化和知识,让硅谷拥有了一个坚不可破的竞争优势,让硅谷从一个生产广播和电脑芯片的“生产方”摇身一变成为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医疗设备和清洁能源技术的“创造者”。
硅谷也面临问题
不过,硅谷并不是完美无缺的。无论是公司创始人还是董事会,在硅谷,很少看到女性及少数种族的身影,如黑人和拉丁裔等。风险投资人们对能够在短期带来收益的初创企业情有独钟,社交网络和图片分享应用大批出现的原因也在此。而硅谷的房地产价格过高,大部分美国人都无法负担。
所有这些因素拖累了硅谷发展的步伐,但是却无法阻止其继续前进。比较讽刺的是,对硅谷来说最大的挑战或许来自曾经大力支持其发展的政府。硅谷渴求人才,但外国人工作签证申请的难限制了硅谷的发展。最新数据显示,美国现有超过100万名拥有短期工作许可的海外劳工在等待永久居留签证发放。没有获得签证就意味着必须离开,而留下来的人也开始灰心,然后选择回家。

硅谷创投教父:原本的A轮投资已经变成B轮投资

硅谷创投教父:原本的A轮投资已经变成B轮投资美国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最近发表文章,指出创投领域正在悄然发生的变化。(原文来自paulgraham.com,新浪科技翻译)
创业成本降低
先从最基本的问题开始:未来会比过去更好还是更坏?投资者总体来说赚到的钱是多了还是少了?我认为更多了。目前有两股强大的力量在推动创业融资的变化:创业的成本越来越低,创业变得越来越稀松平常。这种转变的背后是一次重大的社会转型,通常要等上好几代人才能发生一次。我认为我们仍处于此次转型的开端。可以肯定的是,还将有更多的创业公司涌现,20世纪中期诞生的那些等级森严的大企业将被小公司构成的网络取代。另外一个重要的推动力则是创业成本的降低。事实上,这两个因素是相关的:创业成本的降低正是创业风气流行的原因之一。
回报不降反增
因为优秀的创业公司将会增多。适合投资者入股的理想创业公司将会增加。风险投资行业有一条不成文的原则:每年大概只能有15家公司获得成功。眼下,优秀的创业者才是制约成功创业公司数量增长的因素,但这类人群将会不断增加。回报是否会因为估值的增加而降低?我认为,最顶级的公司将赚到更多的钱。高回报不会来自于低估值,而是来自于入股真正优秀的企业。如果投资者充当创业者的下属,而不是老板,便可赚到更多的钱。
天使投资机会巨大
我原先很不看好天使投资人。当你投资一家创业公司后,风险投资很可能会后来居上,剥夺你的股权。现在,天使投资人也可以通过Demo Day或AngelList等项目接触到与风险投资相同的交易。风险投资可以将天使投资人洗牌出局的时代也早已一去不复返。
我认为,创投领域目前最大的一个尚未开发的机会,是迅速为创业者提供与天使投资规模相仿的资金。当一家公司只有几个创始人时,一旦展开融资,一切事情都要停下来。这种高额的融资成本,为低成本的投资者提供了机会。低成本意味着快速决策。如果有著名投资者愿意以很好的条件投资10万美元,并承诺在24小时内作出决定,几乎就有机会接触到所有最具潜力的公司,因为每一家优秀的创业公司都会首先与之接触。倘若投资者总是花很长时间来做决策,或是就估值问题展开过多的谈判,创业者就会把他们留到最后再考虑。
从方尖碑到金字塔,早期投资机会更多
成功创业公司的数量是否会随同新增创业公司的数量实现直线增长?恐怕不会,原因有二:首先,以往对于创业的恐惧导致很多人都没有参与到创业浪潮中。现在,创业成本正在降低,预计会有更多人创业。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创意冲突增加。创业公司越多,从事相同业务的公司数量也会越多。这对投资者意味着什么?最早期的投资将迎来更多机会,因为这是增速最快的领域。
原本的A轮投资实际上已经变成B轮投资。
我认为,对风险投资公司来说,最大的危险和最大的机会都来自于A轮投资。更准确地说,原本的A轮投资实际上已经变成B轮投资。现在,风险投资通常会故意在A轮投资中投入大量资金,原因是他们认为有必要在每家公司的A轮投资中拿下大笔股份,以防止可能损失董事会席位的机会成本。众所周知,A轮融资的规模并不是在充分征求企业需求后决定的。真正的决定因素是风险投资公司希望参股的比例,以及由市场制定的估值及投资额。
风险投资行业创立时的传统是:创业者更需要投资者,而投资者却没有那么需要创业者。但现在,创业者更希望减少股权出售比例,而风险投资公司却寸步不让,因为如果在A轮融资中持有的股份低于20%,他们不知道最终还能否赚到钱。我之所以将此描述为一种危险,是因为A轮投资者与他们即将与之合作的创业公司的分歧越来越大,有可能自毁前程。但我认为这同时也是一个机遇,原因在于,随着市场逐渐脱离传统的风险投资商业模式,目前正在积聚很多潜在的力量。这意味着,第一家冲破束缚,愿意在A轮投资中按照创始人的意愿购买股权的风险投资公司,将会获得巨额利益。

不解决法律体系特别是知识产权问题,北京永远成不了硅谷

不解决法律体系特别是知识产权问题,北京永远成不了硅谷硅谷风投家、网景联合创始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周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北京有潜力成为“下一个硅谷”,但也面临许多问题。他指出,北京是最有前途的一座城市,是美国硅谷的竞争对手,但由于合同相关法律不健全,这座城市面临着诸多潜在发展障碍。安德森话对中国能否创建透明的契约和法律体系表示质疑,这种体系让创业者易于保护他们的劳动成果。
他说:“我对中国能否维持和拥有一个透明的法律系统有点担忧。这恰恰也是让众多中国创业者感到沮丧的主要原因。中国的法律原则和基本的合同法还存在许多问题,在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上,也缺乏有效措施。”
这一点,虎嗅早在今年5月采访李开复的时候,就曾经发表过相关文章。李开复指出:
美国互联网公司“会把法律法规放到过高的重要地位”,“他们太纠结这个问题了:一提到中国,他们就会想这边的法律法规和国情比较特殊… …在他们纠结于法律,付出数百万美金律师费、游说费、顾问费之后… … 市场机会已经不再。
看起来安德森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始终还纠结在法律问题上。不过,路透社评论员Felix Salmon对此倒是持非常务实的态度,他在自己的博客文章中指出: 
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既有好也有坏,从历史上看,中国对来自西方的压力是抗拒的,想要对中国施压来达到改变该国在知识产权上的政策,这种做法得不偿失。中国的盗版,对于该国的经济增长是有益处的,且正在帮助数亿中国人脱贫致富,对全球的创新也起到了积极作用。受损失的其实是想要收取高额专利费的大型美国公司,而这些公司却在用各种方式为海外营收避税。
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中国对西方的施压,态度一向是强硬的。《邓小平时代》这本书中就写到,邓小平曾经批评西方要求中国支付大笔知识产权费的批评,他提醒西方人说,其他国家模仿中国的火药和印刷术一类的发明,中国并没有收过费。过去几年中美国多次向世界贸易组织提交申请,要求解决和中国的知识产权争端。
此外,安德森也表示,风投公司应该坚持在他们最熟悉的地区发展:中国风投应该侧重于发展本地业务。看来,硅谷风投对中国水土不服的问题,暂时还没什么解决方法。

硅谷史上最高种子轮融资诞生:移动支付应用Clinkle

硅谷史上最高种子轮融资诞生:移动支付应用Clinkle移动支付解决方案供应商Clinkle周四宣布获得来自18个投资者共2500万美元投资。
Clinkle成立于2011年,最初仅为一项由斯坦福大学教授个人资助的开发项目。但在今年4月,《华尔街日报》刊文指出,约有十多名斯坦福学生决定辍学加盟Clinkle——此报道使该公司名声随之大噪。

Clinkle与大多数移动支付解决方案不同,该产品技术不要求商家购买新的POS终端。Clinkle可直接将用户银行中的存款转化为“Clinkle币”,并通过移动设备实现“点对点”的现金交易。
由于产品仍处于开发中,公众还无法直接下载该应用。Clinkle创始人Duplan表示,公司更希望从较小规模的群体开始测试产品,目前计划在2013年向少数大学和学生提供测试使用。
Clinkle目前拥有约50名员工。新获资金将主要用于招聘和一般运营需求。Duplan拒绝透露是否将有投资人会加入该公司的董事会。

融资6000万美元还不够,Snapchat两位创始人又各自套现1000万

融资6000万美元还不够,Snapchat两位创始人又各自套现1000万Snapchat是一款流行的图片分享和消息应用,最近以8亿美元的估值募集了6000万美元。该应用每天分享2亿张图片,这一估值要比Facebook去年收购Instagram时的价格还要高。
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当中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在6000万美元的融资交易之外,几位Snapchat的创世人又各自在二级市场用个人持有的股票套现了1000万美元。也就是说两位20岁出头的年轻人,伊万(Evan Spiegel)和鲍比(Bobby Murphy)如今是富翁了——无论他们的公司未来是否成功,这一点已经成为现实。
在那些受追捧的创业公司当中,在二级市场套现是常有的事情。Foursquare的两位创始人在2010年公司融资2000万美元之后各自套现了460万美元。Groupon的安德鲁・梅森(Andrew Mason)在该公司IPO之前也大赚了一笔,Zynga的马克・平卡斯也这么干过。
这种做法的初衷是为了激励创始人,去承担更大的风险,真正去完成理想的目标,而不是过早的就出售自己的公司。但有时候却适得其反。之前提到的三家公司在二级市场的融资过后,无一不是走向下坡路。
不过放在Snapchat两位创始人的情况来看,拿个1000万美元不算什么。因为此轮领投的IVP在新闻稿中就提到了:“因为Snapchat要我们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