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央行重拳打击,比特币奄奄一息

【早报】央行重拳打击,比特币奄奄一息【百度将正式发布理财产品百发】百度昨日下午将发布新一期互联网金融产品“百发”,合作对象从华夏基金变为另一家公募“大佬”嘉实基金。百度相关人员已通过社交网络等方式在散发“百发”购买邀请码,并暗示这款产品预期收益率可能会超过8%,这款产品不足在于,理财时间短,时间只有一个月。
【蓝标1.86亿元收购英国社交传播媒体】蓝色光标昨晚发布公告,称拟先期支付1871万英镑(约1.86亿),交易总价根据目标公司未来3年经营情况调整,收购英国社交媒体传播集团We Are Very Social Limited公司82.84%股权。We Are Very Social Limited 成立于 2008年6月,总部位于英国伦敦,在纽约、巴黎、米兰等地设有分公司。业务包括市场研究、品牌咨询、危机公关等,客户包括阿迪达斯、联想等国际知名企业,社交媒体与数字营销是其长项。
雅虎收购内容发布网络PeerCDN内容发布网络PeerCDN当地时间周二通过网站发布消息称,该公司已经被雅虎收购。PeerCDN的“全新CDN(内容发布网络)平台完全采用Javascript”,这意味着用户无需再下载、安装浏览器插件,有助于雅虎更快、更好地发布新闻和娱乐内容。
【第三方支付通道关闭比特币再跌三成 或退出中国市场】日前,央行约谈银行、支付宝、财付通等相关负责人,明确要求银行、支付机构不能给比特币、莱特币等交易网站提供支付与清算服务;“比特币最大的风险就是政策风险,如今已经应验了。”对于已发生业务的,支付机构应解除商务合作。就在月初还徘徊在7000元人民币的比特币,最近却像是泄气的皮球,价格一落千丈。
【传亚马逊明年上半年推Kindle智能手机】据中国台湾科技网站Digitimes报道,“致伸科技已从亚马逊获得用于智能手机的摄像头模块的订单,预计亚马逊将在2014年下半年推出智能手机。”报道还称,Kindle智能手机将使用“悬浮触控技术,每部手机都配备6个摄像头模块”。美国科技博客BGR此前曾报道称,Kindle智能手机将使用多个正面摄像头以交付3D显示功能,可对用户头部动作进行追踪。

蓝标这个高速运转的公关机器如何带坏了业界的风气

蓝标这个高速运转的公关机器如何带坏了业界的风气今天看到虎嗅首页上这篇《蓝标这个高速并购机器是怎么运转的》,感觉非常不错,信息梳理得很清晰,对这个公司的特点、规划、步骤和远景规划都有详略得当的体现。
去问了下李岷,为啥这么好的文章不能做头条,她的回答挺囧的,说担心放了头条有人说是蓝色光标的软文(嗯中国最大的软文投放机构,看看你们的形象啊),为了这个她还在该文最后一句特意强调“怀疑是软文的可以开喷了”。我说这个简单,把这篇客观分析的放头条,我再写一篇主观感受的批评稿放二条,这不就平衡了么,怀疑是软文的就可以闭嘴了。这就是这篇文章的来由。当然,那面那篇文章重点是广告,我写的重点在公关业务,两者并无冲突。
蓝标是中国最大的本土公关公司,起家于联想,还拥有众多的IT互联网客户;而我和几个记者创建的山寨发布会是中国最大的IT记者互联网俱乐部,几乎人人都跟蓝标的职员对接。记者和公关,那当然会撞出很多火花来。
具体的例子我不举了,涉及到太多行业的东西,而且我个人跟蓝标职员的关系也都不错,没必要攻击到具体的人或者业务。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新浪微博搜索。
但是在行业趋势上,我认为蓝标实际上给中国整个公关行业开了一个非常差的头,就是KPI制定方式。我不清楚他们内部的KPI具体表述,但记者们可以感觉到的,就是KPI最大的权重,在于“稿件落地”。也就是说,只要他们想传播的东西上了报纸杂志,那就算成功;上的大小、面积、字数,都有一套量化的指标来衡量,然后拿着这个指标去跟客户收钱。
这类想传播的信息落地在媒体上,就被称为“正面新闻”。与此相对的,就有“负面新闻”,也就是企业或公关公司不想传播的东西,落在了纸面上。这个就需要跟各个网站搞好关系,及时删稿,减少影响。纸媒的影响力靠网络这基本是大家默认的共识,能把网络版删干净,那也算是业绩的一种。
这种KPI驱动之下,最终就会导致“唯落地论”,也就是说,能让记者把稿子在指定时间内、按指定意图、指定版面面积写出来,这就是公关的成功;反之就是工作不达标。更反之,如果有“反向落地”也就是所谓“负面”出现,那就要扣分。
客观地说,我所见到的大部分蓝标人都很刻苦,也不会那么赤裸裸地催着稿子落地或者删稿,而是用一种很委婉的方式来暗示,比如说,“这个是最近的热点啊”“这件事没什么新闻性啊”之类的。不过,也有因为这个KPI考核方式跟记者产生冲突的,有些默默地在圈子里流传,有些就不小心外泄到新浪微博上了……
但是,既然是第一家上市公司,蓝标就必然会对公关行业产生示范效应,这一套考核方式也会被作为样本,流传在一二三线城市的公关公司之间。本来的样本就有问题,一拷贝走样自然就更离谱了。
为了稿件落地,有些公关公司会包养甚至买下一些小报的版面,然后通过网络SEO或搞定一些网站编辑的方式,让这些新闻进入网络流传体系;有些则会对各个记者“唯落地论”判定,这次你不能写稿就不叫你参加发布会,下次你再不写我就叫你同事……等等。
以我本人论,在业内还算比较能写,以前在新京报这种颇受瞩目的平台上,也有众多公关公司来联系。可是有些东西实在没价值就没写,一来二去也被某些公司打入了冷宫,可是有些时候他们又有一些选题,客户指定要在新京报落地。于是在离职快一年后,还经常有人打电话过来问“请问是新京报的阳老师”吗。据说业内这种记录最久的是某记者离职三年,还接到公关电话冠以原单位title的。
这种策略一直执行下去,后果就是在客户眼里,媒体报道和曝光率稳步增长,负面新闻一点没有或者一出即灭,公关公司服务得不错。可是在记者这边,要么是逐步沦为枪手软文机器,要么是因为保持独立性而逐步被公关公司孤立,最后对公司的了解也不够透彻,写出来的新闻传达出对公司的误解。
这也是为什么新浪微博一出现,会有大量公司突然形象大变,因为靠公关公司、部分媒体塑造的形象,与他们真正的形象相距甚远,当真正了解内情的人和消费者有了话语权后,整个公关战线就会土崩瓦解。西门子事件、京东815事件,基本都是这种强力反弹造成的恶果。
目前也有些企业的公关部门意识到了这类问题,采取了更为符合传播规律的策略,例如定期、定主题地主动推送公司情况给媒体,利用各类公开平台主动公开信息,推动一批公司懂业务的高管、一线人员与记者深入交流,传递真正的行业信息,等等,而把稿件落地率、“负面率”放到次要的位置。
从长远看,微信公众平台造成的自媒体风潮,以及新浪微博媒体属性的常态化,都会导致过去那种“包养特定媒体、特定记者”的公关方式破产,蓝标式“负面”层出不穷的局面也会渐渐常态化,而且这种新闻越来越难以用以前的方式“灭掉”。
当然,蓝标现在的广告收入已经超过了它的公关收入,并且我也说了,蓝标的一些团队客观上说素质还是比较优秀的,但是,这种不合理的考核方式却是它公关业务的隐忧,而这种方式对中国公关行业的负面影响更是将持续使传播环境恶化。
好啦,希望这篇文章能把那篇分析蓝标更全面的文章顶上虎嗅头条,也不枉了我大周末奋笔疾书了。

蓝标这个高速并购机器是怎么运转的?

蓝标这个高速并购机器是怎么运转的?4月25日,蓝色光标(300058.SZ)宣布将收购英国公关集团Huntsworth的19.8%股份,并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这次并购距离蓝色光标宣布17.8亿收购西藏博杰不足半月。
据称,这次蓝标入股Huntsworth大股东,是中国本土公关公司第一例海外重大收购。
有趣的是,六七年前,蓝标却一度差点卖给Huntsworth。据《融资中国》报道,当时,蓝标曾花了三四年功夫物色谁来收购自己。跟多家谈过之后,选择了这家叫Huntsworth的传播集团,蓝标将出让控股权。但就在2007年,蓝标发现资本市场开始发生一些变化,对蓝标这样的服务型企业出现上市可能,蓝标遂决定独立发展。
当蓝标决心走上独立发展路时,并购不可避免地成为其战略核心词。原因:1、看经验:国际公关广告集团都是靠并购做大的。2、经验背后是规律:因公关行业行规要求同一公关公司不能同时给竞争性的客户提供服务,而如果通过旗下的另一公司提供服务,则不受限制,这就使得公关公司旗下必须拥有多个公司和品牌。也正因如此,公关行业收购之后都不进行整合。
从某种角度说,蓝标2008年的私募(接受达晨投资4000万元)、2010年的IPO都是为了并购。拿钱做更多并购。
蓝标董秘许志平在微博上写:“全球前五大营销集团,每家下面都有多个品牌。我觉得就是五大串葡萄。”这也是在自喻。
截止西藏博杰案例,据蓝标公司网站上的不完全统计,自2010年上市以来,蓝色光标已经并购9家公司。蓝标的业务结构也随之发生变化,副总毛宇辉说:
“2010年上市时我们是一家标准的公关公司,2011年集团的公关和广告业务收入比例差不多是2:1。随着我们不断并购,2012年这个比例达到了1:1,如果这次博杰交易顺利完成,广告在我们集团的应收比例肯定是占大头,这也符合国际通行的营销集团广告占比。”
伴随蓝标不停歇的收购,外界对于它会不会重蹈分众覆辙始终有争议。迄今为止,蓝标的业绩表现稳定。2012年,蓝标实现营业收入21.7亿元,同比上升71.7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32亿元,同比上升92.13%。大幅增长主要来自于并购所得。
在前些天的并购(博杰)说明会上,毛宇辉自析了蓝标并购驱动战略的几个风险。其中两个是并购到不良资产及商誉减值。而后者产生与否根本上还是取决于前者。
那么,蓝标是怎么尽量规避前者出现、以及减低其他相关的并购风险(如负债)呢?既然迄今蓝标还表现得不错,我们就来看下其董事长兼CEO赵文权与董秘许志平的自陈。
以下内容主要来自其董事长兼CEO赵文权与董秘许志平2012年4月接受雪球的访谈。
-考察时间长
赵文权:我们真正去投资一个公司的时候,中间的过程是很长的,通常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我们才会完成对一个企业的投资。前面的工作做得越仔细、越深入,投资成功的系数就越大。
-收购对象需符合的要求
赵文权:主业范畴要在营销传播产业的范围之内。此外还有:第一,这个公司是靠什么赚钱?在这个行业有很多企业,它很赚钱、也存在一定规模,但说不清楚它是靠什么赚钱,它可能什么事都干,或者什么事也会干一点,每年也能赚钱,但是又说不清它是靠什么本事赚钱,这类公司基本是我们不太会去考虑的公司。
我们现在做的每一个并购都是非常有特点的,今久广告是房地产广告行业的领头羊,SNK是做网络广告(所有客户都来自互联网游戏行业),美光是做网站设计的,新加坡金融公关是做财经公关的,他们是在特定细分领域里面的排名靠前的企业,核心竞争力非常突出,这样的企业是我们喜欢的。第二,团队,因为我们高度依赖人。第三,企业相关的财务指标。
首先要有一定的体量,有特点、但一年就赚 100万元人民币的企业对我们的价值就不大。另外就是成长性,我们希望旗下的品牌要保持一定的成长性,如果你的主要市场在中国大陆,我们要求每年要有20%-30%的增长率。
-从现金收购到股份收购
许志平:我们并购的三种模式:第一种是51/49模式,先用现金收购51%股份,未来两年用股票换剩下的49%股权,比如收购精准阳光,这种太费钱,超募资金就是这样花完的;第二种25/75模式,25%的现金和75%的股票一次性收购100%股权,比如收购今久广告,费一部分钱;第三种25/75/25模式,25%的现金和75%的股票,同时向另外的人发25%的股票来筹集25%的现金,这样几乎就不耗钱,未来更多的会采取第三种模式来并购。三种模式的锁定期不一样。第一种是2+3,第二种和第三种基本都是1+3。
虎嗅注:转向第三种模式会减少蓝标的资金压力,但相应的代价是管理层股份的稀释。如蓝标副总毛宇辉表示,“我们公司原来的控制权占38%,随着每一次并购控制权都会收缩,收缩到什么时候,这是一个挺大的学问,比如说收缩到10%,你还对公司有控制权吗?现在的管理层可能会出局。”
-必须对赌
赵文权:我们现在所有的并购都有关于业绩承诺的安排。我们所有这一类的企业都是高度依赖于团队和人,它们没有什么资产和产品。实事求是地讲,对赌不足以解决所有的问题。除了法律上的约定、对赌的安排,前后两个部分的工作非常重要。前面的工作是真正要去投这个企业的时候要看很多东西,详细的尽职调查、相互之间的沟通和磨合等等。
虎嗅注:2012年第四季度,蓝标放弃了对四川分时传媒的并购,据中银国际证券李雪的报告称,放弃分时传媒并购的原因之一就是——不想树立不好的规矩:即承诺期可以2年,也可以3年。
对赌会直接影响到最终收购的价格。如当初蓝标跟SNK签订的对赌条款是:2011年SNK承诺业绩是2400万元,按照2011年业绩的10倍买的51%的股权,后来SNK的2011年业绩达到2700万,所以最后PE调整到13倍。
-对赌期间的相处需要智慧
赵文权说,“如何通过相处相互之间有非常好的默契、甚至说大家还愿意共事更长的时间,这是我们要在这个过程中解决的问题。从我们的体验上来说,这真的需要智慧,不是合同和钱这些东西能够简单解决的。”
据许志平说,为了保持原有团队,蓝标还会通过其他条约,防止在并购原公司人员流失。
-轻资产并购,并购不整合
许志平说,蓝标的并购都不整合。“只整合有限的东西,不能消灭原来的品牌。从过去的并购来看,基本没有公司会采取这样的并购方式,只有重资产公司才会那样整合生产线仓库等等。”
“品牌端是独立的,后端有一部分是打通的,比如说管理思路一样,比如目前蓝色光标旗下各品牌之间的审计、HR、财务以及法律等是打通的,前端各个公司在自己的平台上自由发挥。”
“比如SNK,并购前它面临的是一个游戏市场,给游戏市场的大佬公司做广告服务,并购之后我们会加入其他客户,比如汽车客户等,整合进它的互联网广告业务框架中。这样SNK这个平台相应就比被并购之前更大了。并购后有更多的机会和更大的平台,那么这些被并购公司也是有兴趣的。”
虎嗅评:大量公司的并购失败,都败在绕不开的整合阶段——从团队到组织到客户到文化,耗费大量力气往往是两败俱伤。蓝标并购不整合实际上是绕开了这个难题,但仍然回避不了一个问题是:如何保证这一粒粒葡萄都紧紧附着在这一串上面,而不会长着长着就掉了(主要体现为业务离散、团队涣散、理念不一、文化失控)。对此,许志平曾回答:多数轻资产公司是大家追随一个特别能干的人,但公司要做大,需要持续有一个新的“图腾”(即愿景)来凝聚团队,保证管理上的长治久安。
当然,保证各个团队利益都能长期分享是最基本的。而这又会回到上面提到的“管理层控制权丢失”风险。
-强大董事会
如果说从外部看,蓝标发展的一大发动机是收购,从内部看,蓝标的发动机则是董事会。“蓝标有个强大的董事会。”一个公关界人士对虎嗅说。
赵文权也在雪球访谈里说,“我们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竞争力,我们和大多数本土同类企业的差别在于我们有非常独特的董事会。我们的董事会保证了公司在战略发展上始终是非常清晰的,我们没有在战略上走过太多的弯路和错误的方向。我认为,这仍然是蓝色光标未来非常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在合伙人关系处理上,我们5个创始股东的合作关系和股权结构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改变。从这一点,我想你们足以能够判断我们之间的默契、理念的一致、工作的协同……这样的故事在中国不会太多。”
————————–
最后虎嗅想提一点的是,在我们与多位公关界人士交流过程中、以及通过对包括微博在内的全网信息的搜索中,接收到的一个信息是:赵文权本人确实是一个有理想主义情怀的企业家,一心想把蓝标发展为中国的WPP(全球最大的广告传播集团)。
这点看上去很虚,但是如果没有一个虚的、超越现实的核心来驾驭这些现实并购行动,并购很可能就沦为一场满足于数字堆砌的财务游戏——但凡这样的并购游戏最终都难有好下场。所以,赵文权团队的精气神儿与文化价值观,其实也是蓝标并购机器迄今还能顺利运转的不可忽略的一个因素。
蓝标的高速并购据称还将维持10年,这还是蛮大一个挑战。现在远不到断言蓝标并购战略铁定成功的时候。10年中会发生什么?祝福蓝标。祝福一切有梦想、有想法、有打法的中国企业。
好了,认为中国最大公关公司蓝标给虎嗅投放了此篇软文的同学们可以发言了。

【早报】传软银敲定200亿美元收购Sprint 70%股份

【早报】传软银敲定200亿美元收购Sprint 70%股份1【传软银200亿美元收购Sprint 70%股份】有消息称,软银会与Sprint Nextel达成协议,有200亿美元购买70%的股份。明天早上预期就会宣布交易。尽管具体细节仍未知,但双方的董事会已经同意,预期会在今晚批准交易。虎嗅此前分析过为什么孙正义要去美国冒险。
2【多玩已敲定承销商,还未递交IPO招股书】多玩网已聘请花旗、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为IPO承销商,目前尚未向美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多玩此前共有5次融资。目前据称估值在15亿美元左右。
3 【苹果淡化与三星合作,投向台积电】苹果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减少它在芯片制造方面对三星公司的依赖。芯片界人士证实了苹果将采用台积电的20纳米制程工艺。他说,苹果和三星的关系已经降至冰点,他们只求履行合同义务,然后做出改变。
4【南方传媒IPO进入初审】由广东省出版集团剥离重组、联合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共同发起成立的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正式证监会初审中,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保荐机构为长城证券有限责任公司。
5【蓝色光标一年三度融资14亿元】10月20日,蓝色光标将向证监会递交新一次的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材料,计划以19.45元/股的价格发行共约3676万股股票,用以收购四川分时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同时进行的还有发行不超过4亿元公司债。在不断的收购中,蓝色光标仅今年就已经三度融资,募资金额达14.4亿元。